Back to Top

教无定法,唯精是道—-刘树华教授谈教学

guo  2007.12.25   名师名课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5,881

记者:刘树华老师是教大气物理和环境物理专业课程的,课程对数学物理基础要求比较多,课堂上数学物理理论公式是经常要用到的,这对一些文科专业的学生来说比较艰深,但是他的课程不但吸引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理科的学生,也吸引了文、史、哲和外语等学科的学生,每学期都是选课人数众多。他的课为何有如此吸引力?他是如何使课程生动、有吸引力,达到良好的教学效果的呢?为此,我们带着这样的一些问题采访了刘老师。

刘老师您能否根据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把您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等给我们介绍一下?

刘老师:讲课不但是传授知识,也是一门艺术,除了个人的表达能力外,主要是对课程内容的掌握和融会贯通程度。但是课程与课程不一样。比如基础课,上课要能让学生产生兴趣,有吸引力,一定要讲的通俗易懂,最好结合生活中的一些理解和应用讲解。对一些很枯燥的基础课,像数学、物理,我觉得主讲教员首先要把课程内容吃透,不能照本宣科。内容都吃透了以后,你的课才能游刃有余,有些理论你也可以发挥,讲的内容学生也能很快理解。我们也上过大学,上过很多课程,有些老师照本宣科,这种课容易睡觉,他的课程我们听不听没关系,回去看看课本是一样的。所以说要把课程讲好的话,就要把课程,特别是基础课的内容吃透,要讲的非常灵活。比方说为了帮助学生理解理论概念,经常举一些例题,使学生听你的课时必须集中精力,如果精力不集中而走神,那精彩的概念理解和生动的解题例子会落掉,就会有损失感。你要照本宣科讲解和推导,学生掌握了你的上课习惯和规律了,你推的和讲的与课本一样,这样你的吸引力和课堂的秩序就不好掌握了,这是基础课教学。那么专业课教学呢,要讲的有吸引力,你必须抓住学科前沿,讲学科国内外最新发展动态和新理论成果,讲国家和社会的需求,提高学生投身到专业学习的兴趣和动力。学科专业基础知识随着科学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其理论和知识结构也在不断的更新和进步,专业课的教学要传授基本的专业基础理论及其应用,所以你要抓住学科的前沿,讲一些学科新的理论和方法,使学生感到学习有方向和目的,学生的学习就有动力,就能吸引学生学好专业课。上好课的技巧没什么,就是教员要努力,要把课备好。另外,要注意活跃课堂教学气氛,也是提高教学质量的关键。那么如何活跃课堂教学气氛呢?例如,当你讲一些很枯燥的专业理论的时候,随时结合讲一些理论在研究和自然科学中的应用例子,可大大活跃课堂气氛,并帮助学生更好的理解,提高教学质量。我在讲授环境生态学中的一些基础理论时就是这样做的。

记者:您提到要教好一门课,首先是教师要把内容吃透,那么具体怎么吃透?有没有什么衡量的标准呢?

刘老师:什么叫吃透呢?就是把课程的基本原理完全掌握,积累教学经验,达到在教学中游刃有余。例如,在理论公式推倒和例题举例时达到达举一反三的程度。

记者:把课程吃透上课自然就灵活生动,对学生的吸引力就高。但是我们知道现在这种专业课,比较艰深的专业课,不是每个学生都出于兴趣来学的,也不是每个学生当时的理解力就能够达到,像有好几百人的大课,必然有些学生比较厌倦这个课,可能学的比较吃力,您在教学上有没有针对性的措施?

刘老师:这个是我上500人大课的一个重大的改革方向。像环境生态学课,是我96年从美国回来开出来的,当时我看到美国的一些学校,也叫通史类的课程,他们开设这类课程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我97年去台湾访问了几所大学,发现台湾一些大学也开这类的课程。96年开出的全校选修课《环境生态学》,一开始选课人数百十来人,大部分是理科学生,后来有些文史哲外语的学生也选修。一个课程有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和文、史、哲、外语的学生同时上,要使他们都感兴趣,并且都能听懂,讲起来不是那么容易。为了讲好这门课,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我结合大家关心的一些环境生态问题来讲,比如我讲“全球变暖对地球人类生存安全”的章节时,就用通俗的语言从全球变暖的动力学过程讲起,并结合一些图片和动画,如果全球变暖使得地球上南北极的冰川融化消失,是如何影响地球的动力学过程,又是如何影响地球上的降水分布的,地球生态系统将如何变化,将如何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安全?到那时人类还能不能适应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使学生非常感兴趣,一些学生很愿意探讨这类问题,抓住学生强烈的求知欲,引导学生深入学习。对课程中的一些不可避免的计算公式和模式怎么办呢?我明确的要求,对文史哲外语的学生,能听懂原理,理解其重要性就行了;对数理化生的学生要求不但能听懂,还要理解其理论公式和模式的原理,为将来从事环境生态科学的研究打下基础。结果是后来有很多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的学生,甚至文科的学生从事了环境和生态科学研究工作。关于课程讲授方法,为了使学生能掌握课程基本内容,我是尽量讲到有公式的时候就用板书,这课30个学时,8-10学时板书,板书我是由浅入深的解释一些公式及其应用。这样很多文史哲外语的学生就很有感触,说原来很害怕这门课,因为是理科学分啊,理科学分很难拿。在这个课上,文史哲外语的学生,我能讲的让他们很感兴趣,让他们能听懂,让他们感到学习该课程对他们的思路的开阔、知识面的扩大,知识结构的建立、综合素质的提高及其将来从事任何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数理化生的学生又感觉不厌倦,如果讲得很浅了,他们又会觉得没意思,太科普化。掌握了这个尺度,这门课就开的很热,很受学生欢迎。学生反映说学了这门课,不但增长了知识,而且对他的人生发展都有大帮助。

记者:为了让不同学科和不同年级的学生对同一门课程都感兴趣,您是下了很大功夫进行课程建设的。

刘老师:对。要让不同学科和不同年级的学生都对课程感兴趣,都有所收获。要讲好这样的课程不是件容易的事。比如说空气动力学,你如果讲空气动力学在卫星发射、导弹发射中的应用,你讲的很生动,看学生爱听不爱听,肯定很爱听。环境生态学中也有一些枯燥的物质能量输送和传导方程等,只就方程讲方程,纯数学物理理论问题,同学感到枯燥,特别是文史哲和外语学科的学生,更是不能适应和难以理解。结合大家日常生活中的热传导过程及植物的光合作用中二氧化碳的传输,大家就很容易理解,结合实际学生就很愿意听。教学需要付出才能得到收获。

记者:北大有很多象您这样教学经验丰富,课教的很好的老师。一个大学教书育人的成果与传统要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学校才能越办越好。能介绍一下您在以老带新方面的经验吗?

刘老师:上好一门课要有多年的经验积累,熟能生巧吗。现在有些年轻的教员,往往也很努力很用功,为什么达不到好的教学效果?经验是重要的因素,象我上的国家精品课,我当了十几年的B角,我们那时上课有AB角的设置,A角在讲台上讲课,B角要辅导、答疑、判作业。B角要一章一章地对课程熟悉,在A角的指导下,一章一章地试着讲,直到能讲全部课程内容。我就当了十几年的B角后,才接了这门课。由于我从B角到A角的锻炼。到我主讲这门课时就对课程非常熟悉了。因此,主讲后的2003年获得首届国家精品课的称号。如果没有这段经历,我直接来接,那也会很困难。

记者:您刚才提到的AB角的政策,这种课程教学方式,您是否觉得对于教学经验的传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我们学校现在是否还在采取这种方式呢?

刘老师:AB角的教学方式,我认为在培养教师梯队方面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是非常有必要。好像80年代吧,我留校以后,一些主要的专业基础课,都是配AB角,甚至是ABC角,就是说A角主讲,B角呢是讲一些章节,C角就是辅导、讲习题课和批改作用。如果是A角退休、出差或出国了,B角主讲,B角再有事,C角主讲,这就保证了课程教师梯队的稳定性。现在我们学校很多课程失传,特别是文科很多很重要的课程,就是因为没有注意培养BC角,使得非常好的课失传了。原来的主讲老师退休不讲了,那么这个在国内外非常有名的课就没人上了。我认为学校应重视课程教学梯队的培养,应恢复课程实行AB角制度。

记者:现在物理学院在实行AB角的教学梯队制度吗?

刘老师:不是,现在给课程配助教但都是临时的。大都是由研究生来承担。我们以前当B角,既批改作业还要学习主讲老师的讲课技巧和技能,明确你将来是准备要讲这个课的,所以有压力。我现在上的国家精品课都没有明确配备B角。我觉得学校应该实行教学梯队制度。起码国家精品课和主干基础课应实行AB角制度,为我校的本科教学的稳定性具有重要的作用。

记者:您有没有时间专门就这个问题写一篇短文呢?这样是不是就更好一点, B角的职责是怎么样的,他们怎么样去听怎么样去学习主讲老师的教学经验呢?

刘老师:以后我可以谈谈我是怎么当B角,怎样从B角到A角,怎样将课程发展到国家精品课的一些见解。

记者:如您所说,出现名师名课失传的现象是非常令人痛惜的。教学工作对一所大学的重要性不用多说,据您所了解,现在学校有哪些行之有效的鼓励教学工作的政策?

刘老师:现在年轻教员也很努力,但他们有来自各方的压力。我也经常在与学校领导座谈的时候谈到:学校现在的导向,是一再呼吁抓教学,但实际上一些政策是忽视教学。比如前几年我们一直讨论教学质量滑坡,青年教员待遇等这些问题,现在逐渐改善好一些了,但是现在青年教员面临着晋级、提职等问题的压力。象我们理科晋升要有明确的SCI论文数量。学校也没有说你上几门课就可以当教授,更没有说你的课讲的很好,获得了国家精品课,就可以晋升为教授,或者说你课讲的很受学生欢迎,评价也很高,主讲两门主干课就可以提教授,如果这样的话,年轻教员可下功夫钻研教学。学校的要求既要保证科研前沿又要保证教学的稳定,有政策性的问题。年轻教员,一个是教学经验,另一个是当前的学校政策限制了他,很难在短时间内很好的上好一门课。原来北大工资很低,老师都纷纷去兼职的时候,有些年轻教师留校以后,可以说一半精力搞教学,一半精力出去打工,严重影响教学质量。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待遇高了,但是竞争和压力很大,你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教学上来。我倒是建议学校制定这样一项政策,你就培养教学大师,不要求他发表论文,就是课讲的很漂亮;也有的人是研究型的,是专门去攻坚去做研究;还有的人呢是研究和教学兼顾的,当干部当教员双肩挑或教学科研双肩挑,这样对个人特长的发挥比较有利。

学校一直在强调重视教学,但是一些有效的监管措施,奖励机制没有到位,主要是奖励机制没有。

记者:有行之有效的教学鼓励政策与科学的教学质量评估标准和评估手段是分不开的。怎样衡量主讲老师的教学效果和水平,教学水平究竟谁高谁低,从教学管理的角度有没有这样的标准呢?

刘老师:没有严格的标准。学校有个评估,争议还很大。前几年刚开始的时候,很多教员不认可,主要认为不客观,人为因素较多。原来是纸的评估表,在课程即将结束时,教务部会派人来,要教员配合给10分钟,在课堂上当场发表评估。现在是要求学生在学期末网上评估。评估对教学有一定的促进和指导作用。

记者:刘老师您去的地方比较多,其他院校有没有教学和科研平衡、教学的激励机制等做得比较好的?

刘老师:学校缺乏对教学的奖惩激励机制,北大与其他有些学校比较起来做得不够。像我们北大实行通选课,大部分都是中午12:30到14:20上课,特别是中午上课教员非常辛苦,除了劳累外有时候因上午有其它的课,或者开会等,为了按时上课我就经常来不及吃中午饭,只好下课再吃点,或带点饼干之类的应急。在教育部的一些会上,有些兄弟院校的同行问起我校的通选课的上课时间是中午时,他们都感到对教师来说有些不近人情。从2004年我校又实行了暑期课,这在国内外的影响也较大,我的课程也在暑期开设,除了本校的学生选修外,还有国外、国内一些大学的学生选修。暑期课一般是6月到8月,暑期课是100余人,平常每个学期是500人,也就是说一年要上我这个课的要有1100人到1200人。有其它院校的老师就说,象这样的课,如果在他们学校上,一个学期的上课费就要几万块钱。他们上课有激励机制,上课费按人数,按学时给。我们北大不平衡,有的院系有上课费,有的没有,物理学院是典型的穷院,没有上课费,完全是自愿奉献。我希望学校逐渐完善教学激励机制,例如我校实行的每年SCI论文的奖励机制一样。保证北京大学的教学水平。

==================================== 

采访者:郭九苓、王肖群

采访时间:2007年9月12日,上午10:00-11:00

录音整理:魏媛

文字编辑:郭九苓、刘树华

内容确认:刘树华,2007-12-14

2 条评论

  1. [...] 严格的规范、宽松的氛围是教学质量的保证- 朱孝远教授访谈(下) 教无定法,唯精是道- 刘树华教授谈教学 传授知识、开阔眼界、训练能力- 孙祁祥教授的特色教学 [...]

  2. 东莞SEO 说道:

    学校缺乏对教学的奖惩激励机制,北大与其他有些学校比较起来做得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