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课程教学中从学习兴趣的引导到进取精神和可爱的人生—-朱孝远教授访谈(上)

guo  2007.09.13   名师名课   4 条评论 总浏览数:8,362

 朱孝远教授简介


朱孝远,美国俄zhuxiaoyuan1.JPG勒冈大学博士毕业,现为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为教育部跨世纪人才工程第一批入选人才,并入选北京大学优秀人才培养工程、北京市”百人工程”。为中国世界中世纪史学会副会长、国际十六世纪学会、国际历史学荣誉学会会员。曾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教育部项目多项。1998年被国家教育部、人事部授予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1999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证书;2002年起被他的母校美国俄勒冈大学聘为名誉教授;2002获得希腊政府颁发的希腊文化研究杰出贡献奖;2004年获得美国国务院、中国教育部提供的富布赖特高级研究基金。

朱教授讲授二十多门课程,“西方文明史导论”获06年国家级精品课程。

问:朱教授,您这门《西方文明史》在2006年入选国家精品课程,能否请您谈一下这门课的概况与特色?

答:这个课程是为北京大学的通选课专门设计的,它和以往的课不同。以往的课有两种,一种是历史系为全校开通史,还有一个就是训练历史系的学生。但是现在是一个大教室,总是一、两百人,然后来自不同的生源,而且年纪也不一样,有的三年级,有的一年级,有的两年级,那么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就是一定要重新设计一下这门课,它的特色第一个就是要谈变成一个窗口,像中国要走向世界,像学生了解中西文化之间的差异,各自的特点、比较,还有个关于世界上发生的重大的热点问题,这样一些问题的探讨。

最后就是很重要的是培养学习的能力、质量和他们的知识,这样一来涉及到他们的素质训练,所以这样的就要考虑这个课和以往的课显得有点不一样。

问:那么建设这门新开课程的时候,是如何设计的,就是从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各方面是怎么建设的?

答:首先,要有学生感兴趣的一些题目。

    第二,要讲世界历史性基本的重大的事情。

    第三,要和当今结合起来,否则有很多学生他们不知道要学这个课为什么。

    第四,要和学生自己结合起来,培养学生的那种人文精神和他们对文科,他们的知识,需要学习一个全面的知识,假如他们现在的知识是比较专业的,但是以前,我想中国出了那么多大师,无论是科学家也好,还是自然科学家也好,但他们的国文底子,文科的功底都非常地深,所以这些情况不完全是技术性的,这种情况我们也要考虑进去,重新设计。

    就课程设计来看,我觉得是四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就是,我们要有一个设计非常合理的一个体系的系列课程。

    第二,是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学生永远是主导的。

    第三,要有一个好的老师,这样才能够,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授业、解惑、传道”,能够帮助学生解决问题的。

第四个,它也需要一些新的手段,比如说录像、硬件,这些方面的保证,所以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

 

问:能否请您谈一下您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

答:从我们现在的教学情况来看,往往发挥学生的主动性不够,所以我在课里面比较注重让学生参与。让学生参与,引起他们的兴趣,因为假如你要培养创新人才,他们自己有那种参与的意识、主动的意识,这个是非常重要,我觉得要做到三个A。

    一个就是Aggressive,进取心,进取的那一种精神。

    还有一个我觉得是Active,主动的,不是被动的。

    第三个,我觉得就是他们还要Attractive,就是可爱、可亲、个人魅力。

我觉得假如有这样三个A,学生就会主动投入,所以,我的课很大程度上是我叫导论的意思,就是我只是一个教练,能够引导他们,来对我们历史学感兴趣,引导他们参与进来,我觉得要创新人才的培养,很大程度上就是好奇心。现在很多学生听说学历史,他首先就觉得那个离他们太远,学它干嘛呢?我是搞技术的。我觉得首先要让他们有一种积极的参与的意识,他们喜欢他们自然会钻研进入,如果他们是被动的不喜欢,当然就不会好好地学。所以我的课他们逃课的人很少,他们很喜欢这个课。

问:那您是具体如何做到的,达到三个A的教学效果?

答:第一是讲清道理,我具体地告诉学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大概要有五个基本的处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生理的处境,就是我们要有生命;另一个是物质的处境,我们需要吃饭,要穿衣;然后我们还有一个社会的处境,我们需要合作;第四个我们叫做情感处境;第五个叫文化处境。

那么这五个处境里面其他三个其他动物也有,比如说生命处境、物质处境、社会处境,但是文化处境和情感处境确实是人类最发达的东西,最特别的,重要的东西,就学生来说,只要培养他们的三个方面,一个方面叫做知识,另一个方面叫做能力,还有一个方面叫做质量。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知识使你能够存活,毕业能够找到工作;能力使你胜出;但是质量呢?它能使你幸福。

第二,课堂讲授上采取适当的方法调动学生,活跃课堂气氛。比如讲历史,我主张不能念稿子,我一般是没什么稿子,就这么讲。你要随时和他们进行沟通,你让他们来提问。

问:能举个您教学过程中的具体例子吗?

答:比如说文艺复兴,你可能会就觉得那些事情与我们没什么关系。当时欧洲也是危机时刻,为什么那个时候人不去干别的反而去发扬文化,搞的文化还不是那么浅?像但丁的《神曲》简直就有点看不懂,还是一种精英文化,那这种就会提出一个问题了,所以学生就会去思考了。所以我以提问题来引起学生的兴趣,那么他就会感觉原来那个时候,那些知识分子,他们能够承担起拯救欧洲危机的这样一个使命。那么马上就联系到他们身上有一些人的特征,比如说但丁、比德拉克、布鲁尼等,你就可以从那些人身上学到一些什么东西,或者他们不足之处又是什么东西?这样一来通过提问讨论、提问讨论,他们就感到那个历史离他们不那么远。

问:关于学生培养的三个A,您能再详细谈一下吗?

答:培养学生的,要求学生的,就是学生要做到三个A。一个就是培养Active,培养学生主动,因为主动是一切成功的开始。另一个就是Aggressive,进取,敢冒风险,敢于独树一帜,敢于提出一些新的观点。另外就是Attractive,那就是可爱、可亲,豁达、宽容与人为善等等这样一些品质。

进取精神,我主要是从两个方面来培养,一个方面就是知识,知识那个方面刚才已经说了两点,走到前沿去,从接受型的转变到自己能够独立思考能够创造新知识的这样一个转变,这是知识方面。还有一个是能力方面。

有的学生应该是很好的学生,那么在能力这个方面,我觉得有很多地方要培养,一个我觉得很重要的是交流能力。有些学生在课堂上不会上说话,让他站起来,他特别不愿意。我觉得就是交流能力,交流能力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譬如说箫伯纳说过,他说,两个人在一起交换苹果,两个人手里还是两个苹果,但是两个人交换思想,一个人就会同时具有两个人的思想。

帮助他们定出一些学习的计划能够增强他们能力,因为有很多事情不是他们不愿做,而是他们做事情没有计划,按照计划来说呢,我说你们学这门课,首先要有宗旨思想在里边,比如我们北大要办学,要办成一流大学,这是宗旨思想。那么接下来,你宗旨有了,你有哪几项的具体的目标,你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你要做几个事情。

问:对于课程学习比较消极的学生,要如何逐步引导其进取精神呢?

答:学生实际上是分几种类型,一种是厌恶型的,他对学习大感到抵触反感、厌恶,甚至反抗;第二种是被动型的,他消极被动地学习,穷于应付,因为他功课也特别多,那么我们作为文科的通选课,对于他的专业来说可能不太重要;第三是机械型的,他们努力而刻苦,但是比较死板,比较墨守成规,好学生类型的;第四种才是进取型的。他是积极主动地学习,充满自信心;第五是自主型的,就是进取的基础上还能够有激情、有毅力、独立自主,这里面我觉得最后两个进取型的和自主型的,他是我的要求。

刚开始的时候,学生可能主要是不了解,不了解,他说我为什么要来学历史?他不了解,我的做法就是你不了解也可以,就给他们看一些录像,我自己做了很多录像,还有做的一些课件。那么这些东西使他们感觉原来那些东西并不是离他们太远。一般讲课不能一开始就让他们感到这些东西跟他们完全无关的,要让他们从已知的知识里面引导他们了解不知的东西,比方说讲希腊,我就说要说你对希腊是知道一点的,不是完全不知道。比方说奥运会,比方说希腊神话,希腊有几个哲学家,比如苏格拉底,那么这样一来他们就是有点知道的,就是从已经有的知识开始来讲课,然后再讲不知的东西,因为人在认知程度是一个菱形,一般来说对自己完全知道的东西是不想知道的,对自己完全远的东西也是不想知道的,最想知道的是有些知道,就是有些知道,又有些不知道的情况。那样这种情况下,我一般讲一个文明,首先讲他们熟悉的东西,一般讲到罗马,有些学生可能不那么知道,但是一定知道罗马、凯撒,罗马法大概也知道,然后从他们已知的情况下引入。

基础研究表面上看离现实特别远,但是稍微一转变,它就变成非常有用了。你比方说研究国民性,你如果能够了解各种民族他是怎么思维的,他是怎么看问题的,他是怎么对突发事件进行反映的,那么你当然可以说,每次这样的事情他历史上都是这么反映的,那么因为国民性主要是在古代和中世纪,原始社会到中世纪那段时间形成的,就是一个民族也有他的基本的思维方式,基本的价值观念,这个东西就非常实用了。假如国际上发生一件大事,你就可以预测,你大概知道出了这种事,美国人会怎么反应、德国人会怎么反应、英国人会怎么反应、俄罗斯人会怎么反应,那个东西就非常有用了。所以我要告诉学生们,就是那个基础研究,决策研究,甚至应用性的研究,是一个好像完全两个东西,他实际上是联系在一起的,这样一来学生就明白一个道理,看上去没用的东西突然之间就非常有用。比方说你中国比是要走向世界吗?你要走向世界,从贸易方面来说,德国人他是很谨慎的,它的东西会贵一点,但是他一定按时给你送到,但是法国人可能说得很好,到时候东西就是不来。还有希腊人,比如说他对中国人是非常友好的,但是他千年以来他一直是不那么守时间的。他说好的时间到时候说不来了,我忘了,那你就觉得这无所谓,因为这个是他历史上一直是这样的,假如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德国人身上,他原先要来访问,忽然之间他说不来了,那可能是出了大问题了。这样一来学生就感到西方文明离他们非常近,不是太远的东西。那么他们的学习兴趣可以提高。

我们过去的教学方法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照本宣科的,那么这样的引不起兴趣,那么现在你同样也是讲这些东西,但是你方法变了一下,让他们能感觉到你每门课能解决他们心中一个疑惑,或者能够解决一个问题,那么这样一来他们的兴趣就会提上去了。那么被动型的、厌恶型的,渐渐就会转变成进取型的、自主型的,这个是我想做的事吧。

问:知识、能力、进取精神等问题对于教学工作的意义比较容易理解和重视,您能否阐述一下Attractive对于学习的重要性?

答:实际上,一方面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在技术上很强,在能力上很强,但是也不能失去做人的情趣乐趣,他应该有一些智慧。所以假如我们说大学应该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培养智慧的,一个是塑造人格的。课程里面当然不能直接进行道德说教,这么讲他们要难过死了。我就是举一些历史上的人物,比如说我可以问他们历史上一些重要的人物,像达芬奇,看他身上有一些什么要素。凡事向历史上的一些比较好的人学习。有很多学生他们比较可爱,实际上不完全是小孩子那样的可爱,实际上人大了也一样地可爱。这个情况下还要注意发掘他们心灵的价值。

一个人如果你成了事业上很好,但是你做人不好玩,不可爱、不可亲,不豁达,性格上郁闷,那我觉得也是失败的。所以怎么样让他们一方面能够主动能够进取,能够有创新精神,另一方面也能够做到比较可爱,比较可亲,豁达宽容,与人为善,有智慧,有人格魅力,另外有生活情趣,有幽默感,我觉得这个是很必要的,否则他们就变成一个考试机器了。我觉得高考之前,他们受的就是那种应试型的,为了考试的这样的训练,实际上历史学文学啊都是很有吸引力的,为什么在他们脑子里变得那么无趣呢?主要问题可能是出在高考的压力,他们从小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到了大学阶段,一定要培养他们那样一种全面发展的这样一种机制,我们不可能做到让每个学生都学乐器,每个学生都能够有艺术的训练啊,但是一定要在上课的时候帮他们补一些知识,让他们感到他们的人生有各种可能性。实际上人在有各种可能性的情况下,人的一些可爱,可亲才会显现出来。否则会变成一个奋斗机器,但是缺乏了做人的基本道理。

4 条评论

  1. [...] 课程教学中从学习兴趣的引导到进取精神和可爱的人生–朱孝远教授访谈(上) [...]

  2. 匿名 说道:

    朱孝远教授

  3. 东莞SEO服务 说道:

    实际上,一方面我觉得一个人,应该在技术上很强,在能力上很强,但是也不能失去做人的情趣乐趣,他应该有一些智慧。

  4. SEO排名 说道:

    研究如何让这些一头雾水的课程有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