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学何为?——访中文系杨铸老师

guo  2011.09.27   名师名课   1条评论 总浏览数:7,338

 

摘要:在本文中,杨铸老师从“文学名著阅读”课程的教学出发,对文学名著的阅读、文学写作的训练、文学的意义与作用等话题进行了系统阐述。杨老师认为,阅读经过历史筛选的文学名著,对于写作水平和个人修养的提升都很有意义。在有限的时间里,阅读名著要把握其令你感受最深、最值得注意的地方。对文学爱好者来说,要多读多写,用心去体会作品与创作中“不可言传”的神髓,才能逐渐达到“弃舟登岸”的境界。

 

一、怎样读书

记者:您这学期开了一门 “文学名著阅读”的课,这门课您是怎么考虑的?

老师:大学教育职能,不仅仅是知识传承,人格培养也很重要;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正是提高素质和净化心灵的有效途径。

文学名著是文学作品阅读的首选,因为名著已经过了时间筛选和历史淘汰。这与我们身边正在喧嚣的东西不同,当下的东西往往泥沙混杂。学生的时间比较紧张,分辨能力也有待提高,如果能提供一些文学名著并辅之以有效的指导,对他们的知识学习与素质养成应该都有益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不一样,自然科学往往是最新的东西才最有价值,但文学、艺术不同,一些古典名著却经得起时间检验,有着永恒的魅力。如果忽略经典,一味跟着潮流走,往往会流于肤浅,真正的文学修养和水平也难以提高。

记者:从“文学名著阅读”的名称来看,应该囊括了古今中外。教学内容上您是如何选择,又如何进行讲解的?

老师:确实,好作品太多了,古今中外有众多名著,一个学期的课程时间也非常有限。我基本上是在开学初选择一些有特点的文学名著,提供一个书目,然后让同学们去图书馆或书店找这些书,我也会尽量把所有涉及到的篇目的电子版都挂在教学网上,以方便同学阅读。我希望学生读了原文以后,我再去讲。光听不读,只能说是知道,谈不上感受和理解,对文学修养和人格修养提升也没有根本性的作用。

授课的时候,不是像中学的课文那样讲解。要面面俱到的照顾到作者经历、时代背景、艺术特色、思想内容等所有方面,既不现实也不必要。文学是个性化的艺术,同一部作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收获,不同的感悟。你看一篇作品,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感触最深的是什么,你觉得它最值得你注意的是什么,你把这个东西把握住就可以了。你读这个作品,就要和这个作品有一种真正的交流,根据你已有的知识、经历产生回应。你从一部文学作品中能得到什么,和你本人是有很大关系的。名著为什么要读,而且要反复读?经得起读的才叫名著。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你都能读到新的东西。同一时间段,不同的心境下去读,你的收获也不一样。

记者:您能举个例子说明一下什么是一部作品最值得注意或感触最深的地方吗?
老师:比如我讲鲁迅的小说《伤逝》。这篇小说它在鲁迅的小说里是比较特殊的,题材是写知识青年的恋爱,而且是从一个年轻男性的角度写的,文笔比较抒情,和鲁迅别的小说,比如《阿Q正传》、《祝福》等,形式上差别明显。另外,我希望学生能进一步关注作品的社会和审美内蕴。小说写的是两个年轻人自由恋爱。两个人自由结合后独立生活了一段时间,而最后失败了。女方原来是很坚定的一个自主新女性,最后回家了,并抑郁地死在家里。那时候比较强调个性解放、婚姻自由,在同时代的作品中,也大多是表达年轻人要独立、女性要自主。可是鲁迅深刻在哪儿呢?他不只是鼓吹年轻人独立自主就完了,他要说的就是:个人命运的变化其实不是孤立的,而是和社会整体的变革有关系。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时期,鲁迅还写过一个文章,讲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 1828-1906,挪威剧作家)的话剧《玩偶之家》中的娜拉。剧作最后是娜拉毅然离家出走。鲁迅就问:“娜拉走后怎样?”。鲁迅认为,你可以走,但如果这个社会没有相应变革的话,你是没有出路,或者是回去,或者是堕落。这就是鲁迅比较深刻的地方。你可以有激情,可以追求个性解放,但是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你要面对的不是出走或者独立就完了,你会长期地面对社会和人生,你必须解决怎么去实际应对的问题。《伤逝》写的就是这个。对爱情的重要考验,不是一时的激情,而是日常的平庸。
鲁迅在《伤逝》中所表达出来的思想,在现代社会仍有重要的启示作用,只要适当提示,也很容易引起同学们的共鸣。
再进一步,我希望同学们能关注作品的一些重要细节。比如《伤逝》里写淡紫色的紫藤花,它和人的情感有一种对应的关系,是对一种忧伤基调的特殊传达。
另外,小说是一种叙事的艺术,叙事角度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叙事角度去讲,它可能会完全不一样。《伤逝》这部小说,是从一个恋爱中的青年男性的角度去叙述的,这与鲁迅小说中通常的旁观者角度完全不同,是刻意选择的。小说的女主人公最后悲剧地死掉了,谁与这个女性接触最多呢,就是恋爱另一方的男性;而他又是一位感情丰富的文学青年。这部作品如果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写,作品的感染力就会逊色很多。

 

二、怎样写作

记者:您从教多年,接触了很多学生,您觉得什么样的学生比较适合从事文学工作?读者有没有可能成长为作家?

老师:文学应该是适应所有的人的,问题只在于你感兴趣不感兴趣。但读者和作家是不一样的,作家需要天分和文学以外的经历,这不是单纯的阅读和学习可以全部解决的。仅凭勤奋,可能成为一个作者或文学工作者,却不一定能成为真正的作家。曾有一个说法,就是“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其实并不是中文系有意与作家对立。中文系出几个作家是好事情。问题在于,要成为作家,人生经历、思想深度、艺术天分以及对文学的追求与投入,缺一不可。不是说我设计一个好的教学计划,你把这些课学好,就一定能成一个作家。

记者:如果一般人要想提高写作能力,应该如何去做呢?

老师:首先要多读。写作到了创造性发挥的阶段是比较高层次的,需要很多年的积累。最初要想写得有一定可读性,首先就是模仿,自觉或不自觉地模仿。好作品读得比较多了,就有一定感觉,文学眼光和写作水平慢慢就会提高。刘勰说:“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我们开设“文学名著阅读”课程,就是要给同学们搭建一座近距离接触文学作品的平台。

其次就是要多写。写作实际上是对思路的一个整理,构思是否成熟要写下来才知道。另外文字是表达的工具,要多用才能自如。刘勰写《文心雕龙》时就在书里发感慨说:想的时候可能觉得非常好,可是真正提笔写下去,你会发现你想的,有一半都没写出来。这就叫“方其搦翰,气倍辞前;暨乎篇成,半折心始”。

记者:每年都会有一些文学爱好者从别的系转到中文系,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老师:我们当然欢迎,但我也不会特意去鼓励,热爱文学无疑是好事情,不过文学这种东西,作为人生的一种爱好,人生的一部分,可能比作为一种职业更有魅力。作为一种职业的话,纯粹把文学作品当成研究的对象,那些真正属于文学层面的东西,恰恰可能会被遮蔽掉。

记者:文学理论对于提高写作能力究竟有没有意义呢?

老师:文学理论,它是一个路标,能指引你往那儿走,避免犯方向性的错误,但它解决不了怎么走的问题。文学理论的规范,搞得不好,可能会成为爱好者接近文学深入文学的一种障碍。我讲文学课,一定会提醒学生,我讲的绝非就是文学的真谛,真谛一定要靠每个人自己去体会领悟,那种无法精确表达的体会和领悟才是文学真谛的所在。

《庄子·天道》篇中有一则寓言:一个制造车轮的匠人把桓公读的古书称作古人之糟粕。他以制作车轮为例,说自己砍制车轮时,斧子下得慢了,凿出的孔就大,辐条插在里面就不牢固;斧子下得快了,凿出的孔就小,辐条就难以插进去。要做到不快不慢,只能得之于心而应之于手,难以用语言表达。仿佛有规律在其中,却无法讲给自己的儿子听,儿子也无法得到其中的奥秘。因此,匠人年已七十,却还只得亲自动手。他据此推断说,古人和他们的难以言传的思想精华都已死了,所以君王所读到的,也就只有古人的糟粕了。据此,庄子指出,语言是用来达意的,但意所把握的东西总是难以言传,因此,他主张“得意忘言”。因为大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后来佛家“登岸舍筏”的譬喻,讲的道理跟庄子是一样的。河上没有桥,你过河要借助一个筏子,但是你一定要舍弃了这个筏子,才能登上对岸。你要老觉得这筏子特别重要,老站在这个筏子上,永远过不了河。

总之,文学之路必须自己切身去践行。别人的指引,再精妙,也代替不了自己文学阅读和文学写作的直接努力。

三、文学之用

记者:您在《文学概论》一书中写到,文学的作用是自我反思和净化心灵,这一观点我非常赞同。20世纪80年代有一段时期,文学的地位很高,社会上也有一种读书、创作的风气,当时社会思想的主流也确实是健康向上的。现在的时代,出版物更多了,看书的人也更多了,但是感觉大都纯粹是娱乐性质,没有那种对文学的追求精神了。

老师:现在是一个比较快餐化的时代,真正能静下心来,在文学世界里多待一会儿的人,大概也不多。这个跟我们国家的发展环境肯定是有关系的。欧美国家的发展,拉的时间比较长,而中国是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高速发展,大家的物质欲望被激发起来,这对文学类的精神追求肯定是一种冲击。

现在人常问的一句话是,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不涉及现实利益的事情往往就不受关注。文学是所谓“无用之大用”,不能解决生计问题,但是它会提高你的整个人生档次,决定你的人生价值和最终你能走多远。

文学里的一些故事是吸引人的,但文学的根本价值不是供人消遣,而是通过形象的方式给人以启示和反思。真正的文学大家,内心往往是比较沉重的,甚至是很痛苦的。文学的修养会倾向于让人更清楚地分辨美丑善恶,更多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我觉得,学校到底是培养人的地方,文学教育做得好一点,对培养人肯定有好处。

记者:对中国文学的发展方向与前景您有什么看法吗?

老师:文化这种东西跟国力是有关系的。为什么二十世纪西方文化影响那么大呢?因为西方国力强盛,当然西方文化中也确实存在不少有价值的东西,二者相辅相成。中国慢慢发展起来以后,现在有些问题可以提出来了。国力强盛了,你说话就会有人听了。

一百多年来,中国一直都在学西方,文学也不例外。但文学归根结底是要折射本土文化与生活的,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才有生命力。怎么才能把我们现在的文学实践和学术体系同自身五千年的文化传统重新连接起来,既有世界的眼光,又有自己的个性,是一项重要的课题和使命。

就现在来讲,关键的是把自己做强。自己文化中有价值的部分,有个性的部分,要确实能够有体会,能够把握住,并将这些部分和那些所谓有普世意义的部分结合起来。这个工作不太可能由外国学者去做。美国学者房龙(Hendrik Willem Van Loon 1882–1944)有一本书叫《人类的艺术》,总共有五十七章,篇幅很大,却只有一章的篇目是印度、中国、日本;而西班牙画家戈雅,以及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都是用独立的一章去表述的。所以,我们自己要能够把自己的东西真正吃得很透,才能在世界文化格局之中有自己的声音。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1428,上午9001200

录音整理:吴婉秋

文字编辑:吴婉秋,马学婵,王玉彬,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1年 月 日,由杨铸老师审定。

 

附:杨铸老师简介

杨铸,男,195312月出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从事文艺理论、中国古代文艺思想研究。

工作学习简历

1976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

1988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

1976年~1992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助教、讲师、副教授

1992年~1997年 ,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副教授(兼副主任)

1997年~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教授

曾先后赴韩国晓星大学(1995-1996)、新加坡东方文化学院(1999)、日本国日本大学(2002-2004),以及中国台湾省实践大学(2007-2008)讲学。

教学工作

曾先后讲授过《文学概论》、《文学原理》、《艺术概论》、《中国古代诗歌理论研究》、《中国古代绘画理论研究》、《文学阅读研究》等本科和研究生的课程。

获奖

2007年,《文学概论》获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

2006年,获北京大学教学优秀奖

2005年,作为主要参与者之一的“文学原理系列课程建设”项目获得北京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

1999年,《中国艺术学》(合作完成)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二等奖

 

1条评论

  1. SEO网站建设 说道:

    文学是文字游戏,一种大雅的文字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