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由之路:完善专业教育,扶持学派成长——中文系王超贤老师访谈(一)

guo  2010.09.28   名师名课   2 条评论 总浏览数:5,625

 

摘要:王超贤老师认为,北大应立足于培养自己的学术人才,扶持学派的成长,以真正提高大学的学术水平和国际影响力;现在的通才教育忽视了学生专业的训练,削弱了北大学生的学术竞争力,也影响了北大的学术潜力。王老师对北大应如何打造具有国际顶尖水平的学派,如何合理设置课程与教学体系以让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等大学建设的关键问题,进行了清楚明了的阐述,使人耳目一新,深受启发。

 

一、“通识”教育的反思

记者:王老师,您好。您大学是在台湾清华大学语言学专业就读,之后又到欧洲从事语言学的学习、研究多年。您对北大中文系语言学专业的人才培养有什么设想和建议吗?

1、大学应施行有个性的专业教育

王老师:北大的语言学在课程设置上我希望能模块化教学,就是尽量专业化。比如,教语音学就开独立的一门语音学课,不要放在普通语言学里。理科的情况我不敢断言,但就文科来说,太通才的教育实际并不利于国际学术竞争。当初文科在清华复校,也开过很多研讨会,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我们先专业,通才另想办法”。

记者:现在北大在提倡“通识教育”,您的观点肯定有人反对。像北大这样的综合性大学,本科实行专业教育所带来的问题如何避免?比如发展方向的局限,还有的人可能并不适合当初选择的专业。您过去在台湾清华读大学时就已经是语言学专业,系里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

王老师:台湾清华实行的可以说是一种“灵活”的专业教育,尊重学生个性。个别学生有什么特别兴趣,可以找系主任谈,特殊处理。比如说,一个中文系的人对生物有兴趣,想上一年的分子生物学。只要事先系里认可你的学习计划,这样的学分是同样对待的。我离开台湾清华已经有二十六年了,不知道这个制度有没有什么变化。

记者:像这样的学生会有多大比例呢?

王老师:不多。但这几个人,一定是很特别的,因为他是主动去学。主动去学这样难的课,分数肯定掉,很多荣誉、奖学金就不容易拿到了,他得自己去权衡。这样的选择往往是有一定前瞻性的,在以后的专业研究上,有可能另辟蹊径。不像现在北大的经济双学位,跟风的因素居多。像我是语言学专业,但学了一年的分子生物学、一年的数学,这对我的眼界和专业两个方面起的影响都很大。

记者:您能具体讲一下修跨度这样大的课程对您的语言学专业有什么作用吗?

王老师:语言终究是生物体(人)的一项功能,生物学可提供理解语言的新角度,在某些方面可能更深入。还有,语言学里有很多东西是需要数理知识的,有这方面的背景,语言学就学得更透。就像语言学的几个前辈,比如赵元任,他是语言学大师,但数学也非常好。赵先生在语言学方面造诣非常深,后面的人都很难追得上,原因之一就是没那么好的数理背景。再比如我们系陈保亚老师,以前是学医的,他在语言学上的发展就特强,理论水平很高。

学生修的课要形成一个有利的战略,不能是无意义的拼凑,否则对自己的专业发展损失是很大的。现在北大很少关注这样的问题,只看学分数,知识的布局不太管,这不利于人才成长。

记者:这样的制度下,会不会有人去多学一些难度比较低的课?

王老师:应该会有。人群的自然特征,有偷懒的,也一定有积极的,中间的人最多。但一方面可以在制度上进行适当的限制,把偷懒的人往中间赶;另一方面,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像北大这样的学校,最主要的任务是让优秀学生脱颖而出,而不是让所有的人成才,那实际也是办不到的。如果一个制度造成尖子生往庸才方向走,那才是于国、于民、于个人的最大损失。

记者:您刚才提到“先搞好专业,通才另想办法”,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根据我个人的经历,一个人成为专才之后,再想去做通才反而比较容易,因为很多研究方法是类似的。但是先接受通才的教育,再想专业化,我觉得有很大的困难。

王老师:对,怕有些学生就从此“通”过去了。我是07级本科的导生(编者按:即导师),有少数几个学生虽然选了专业,但没表现出多少“专业精神”,因为他们的兴趣还没有被带出来。这其实是很不好的,没有一个兴趣方向,听课就不容易找到重点。但北大学生都是高材生,没兴趣也能考高分,这个问题就被掩盖了。比如有的同学选专业的时候,进来念语言学,其实只是因为讨厌文学。这样的话,他语言学会学得好吗?这也是人才的大浪费。所以我认为,要想办法设计出一些活动,及早让学生发现自己的兴趣,因为中国学生在这方面比较欠缺。

2、通才教育的由来和利弊

记者:我觉得我们对美国大学“通识”教育的理念在理解也有偏差。国外教育家对通识教育宗旨的解释是“培养学生批判思维的能力”,但我们好像理解成了什么都要会一点。

王老师:很对,在中国传统上,知识就是需要记忆的东西,知识来龙去脉的逻辑不是很重视。国外学生比较注重整个思维的过程,注重知识从“无”到“有”的过程,喜欢追根揭底。我们现在还是比较注重“有”产生了以后,它的体系、形态、功能,这实际上对学术上“创新”精神的培养是不利的。

“通才”教育的要求实际是很高的,因为要求你在每一个方面都很出色。在欧洲过去接受通才教育的是很少数人。现在西方把通才教育普及化,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通识”教育,但中外大学实行通识教育的背景相差很大。国内学生在高中的时候基本没有独立人格,不像国外的学生,在初高中就很自由,很容易形成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判断能力,很早就知道以后要做什么。就像Bill Clinton比尔·克林顿),他高中是学生会长,他说他以后就是要从政。他们有支援肯尼迪竞选的团队,他还曾被肯尼迪接见,从小就展现他对自我价值的追寻。美国学生很早就知道:我就喜欢做这个事,我做这个事利于国家,利于我自己。所以他们做起来就特别投入,投入才是一个人做好事情最重要的保证。

现在通识教育炒作得有点过头了。实际上西方自己很注意弥补通识教育的弊端。

记者:如您所说,实行通才教育或通识教育,西方有很好的个性基础。但我们国家,文化传统上是强调“听话”、整齐划一,跟西方不一样,所以通识教育更容易出现偏差。这方面台湾有什么经验吗?

王老师:台湾清华有一个很好的导生制,规定大学生一定得在系里找一位老师做导生,通常是看自己对老师的专长或研究方向有没有兴趣。有专门的导生时间,学生听老师讲讲以前做学问的一些事情,或者人生经历等等。学生纯粹是因为喜欢这个老师才奔他去的,积极性就比较高了。

现在北大中文系也有本科导生制或叫导师制,可是慢慢形式化了,可以说与学问没什么关系。像我带07级的本科,一年也见不到学生几次。而且这种导师制所起的也是一种安全上的作用,比如怕学生有心理的问题等,而不是学术、学业上的。

记者:即使学校没要求,您自己不能对他们进行学术或学业上的引导吗?

王老师:对我的研究有兴趣的学生,我会进行适当引导。但问题是这种本科导师并不是为了学术的目的而设立的,像我的55个学生,大部分不是因为兴趣来的,可能只有几个对语言学有点感觉。整个07级本科生只有两个导师,我是研究语言学,另一个老师是研究文学的,而且学生也是不能交换的。

 下一页>>

2 条评论

  1. “通才”教育的要求实际是很高的. ==> 的确是这样!

  2. 一蓑烟雨任平生 说道:

    其实“通才”最重要的是心智的健全。=.= 超强学习能力的获得才是“渔”, 是可以吃到各种“鱼”的保障。。。。书本知识再多也是“二手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