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由之路:完善专业教育,扶持学派成长——中文系王超贤老师访谈(三)

guo  2010.09.28   名师名课   Comments Off on 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由之路:完善专业教育,扶持学派成长——中文系王超贤老师访谈(三) 总浏览数:3,847

 

三、大学课程要有足够的深度和必要的层次

记者:您的设想使教学与学术研究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我感觉这确实是一条真正的大学之道。为培养有学术潜力的优秀人才,目前的课程设置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王老师:像我教的印欧语这种课程,一个学期是教不了什么的,学生跟老师久了才能真正消化。印欧语言学必须4个学期才能好好讲完。可现在不行的,北大课太多了,于是几乎每门课都必须压缩成一学期。在国外很多课都是成系列的,像英文1、英文2、英文3、英文4。我在欧洲的波恩大学,他们就属于慢工出细活,很多课拆成几门来上,学得很细。比如说梵语课,我是学了梵语14,最后还来一个吠陀语——梵语的升级版。如果我要只听了一门梵文1,估计现在可能都忘光了。

北大现在很多课变成了综合性质的,开拓视野也是需要的,但也要有适当深度和专业的课作为补充,有些课还必须把它放大,而不是精简。就像我这个类型学的课,我从来就没有教完过,时间不够,如果非要把整本书都讲完,很多细节就模糊了。我认为有些细节是不能省的,悟性、兴趣这些东西就体现在细节上,做学问也一定要领悟细节。如果类型学能开成系列课,第一学期就可以做一些铺垫,讲得热闹一点,刺激几个学生的兴趣出来。而真正培养学生要靠后续课程。

记者:以您在北大教书的经历,您觉得学生在学术潜力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王老师:我从03年开始教书。北大学生主动、聪明,讨论也比其它学校更有氛围。学生素质高,所以我带起课来,感觉精神上的回报很高。我讲到比较难的地方,感觉也有不少人听进去了,这让我很高兴。

我很看好类型学这个语言学的分支,而且西方也正在抢。我感觉北大中文系的学生里能够进入类型学的人不少,他们还真有感觉。比如今天的类型学课讲了南岛语,我发现他们非常感兴趣,汉语的一些特色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了,他们现在好奇人类语言的通则是什么。类型学就是从个别语言研究人类语言的通则。

 

四、语言学的意义和功用

记者:能否请您顺便介绍一下语言学,比如研究什么,有什么用处?

王老师:语言学之于人文学科就像是理工科里面的数学,属于认知科学的一个核心。语言学就是把人类语言的编码规律搞清楚,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应用。就拿商品来说,我们都知道,要出口、全球化才有竞争力,这就涉及世界各地的语言习惯了。全世界的语言研究透了,形成一些人类的共性,用处就大了。语言与思维是联系在一起的,对于一些高性能的尖端产品,这个问题就更重要。打个比方,我们国家歼十战机出口,如果因为语言问题使操作哪怕产生一点儿不便,可能都是致命的缺陷。

现在西方已经很注意产品的国际化,产品竞争力很强,也很贵,利润很高。同样的道理,我们中国发展的任何一套跟语言有关的东西,我都希望是全人类能够用的。王士元老师举过一个例子,nova汽车。nova是新星的意思,很不错的一个词儿。结果呢,北美洲能够卖,到了南美洲没人买了,因为在南美洲nova分别是“不”、“开”的意思,谁买这样的车呢?这就是语言学一个很简单的应用,但算成“效益”,可能非常巨大。

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语言学越来越重要的,西方投入的力度很大。再比如说语言学研究能够促进全球汉语教学,这方面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是无法估量的。一旦一门语言有足够大的国际影响力,成为一个国际的通用语,那可是与国家发展联系在一起的。英语国家的人做研究、做生意方便,很多文本不用翻译,这是巨大的便利条件。看看我们在外语教育上的投入、国际交流的成本等,就知道有多大损失了。语言问题已是制约我国经济进一步发展,进一步提高国际竞争力的严重障碍。

记者:那像这些古代的语言,它们有什么现实意义吗?

王老师:比如学生物的,古代生物的研究就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恐龙的骨骼为什么能够那么高而不垮,研究出来对现代生物学也很有意义。语言也是一样,结构的起源、演变很重要。古汉语、中古汉语到现在,形式是很不一样,但每个阶段都有可学之处,因为古人与现代人类基本还是同样的大脑。

记者:好,今天非常感谢王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余鹏

采访时间:2010520日,下午12301430

录音整理:安胺

文字编辑:余鹏,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074日,经王超贤老师审订。

 

附:王超贤老师简介:

王超贤,男,汉族,1961年生于中国台湾台北市。

台湾清华大学学士,在校期间曾担任黄正德教授助教。毕业、退役后调入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担任研究助理, 师事丁邦新院士,龚煌城院士学习汉藏语言学。

之后留学德国十三年,获德国波恩大学印欧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兴趣涉及汉藏语言学、阿尔泰语言学,应用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病理语言学、法学语言学,语言教学,语言习得等)。

2004年经季羡林等先生推荐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至今。

20071月在北大中文系成立了“印欧小组”学术讨论工作室,并在Google网上开设了相应的学术论坛。

 <<上一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