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西南联大办学实践对本科教学评估的启发(作者:张建林)

guo  2010.06.24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125

 

西南联大的办学实践启示我们,评估实践中存在的“重硬件,轻软件”现象是有悖于教育价值的;仅“有”教学条件是不够的,它不能自动转化为人才培养质量,重要的是在教学中的利用;特别是优良教风、学风的巨大作用,是人才培养质量最有效的条件。

 

2003年开始的我国第一轮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是从评估教学的工作水平入手,以期达到评估人才质量的目的,而不是直接评估人才质量,评估事实上存在着这样一个“基本假设:良好的条件和规范的过程可以保证质量”,是第一轮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得以展开的理论根基。第一轮本科教学评估特别强调“条件”,就不能不想到物质条件很差的西南联大,这所创造了中国高等教育光辉灿烂一页的条件艰苦却人才培养质量很高的著名大学,是如何体现这一假设规律性的?虽然西南联大与现今高校办学现实的时空差异很大,但仍然可以获得启发。

在西南联大求学过的许多人先后成为我国教育、科技、文化、经济、政治等领域的专家、学者或领导干部,包括中国人中最早获得诺贝尔奖的杨振宁、李政道。截止1996年,西南联大毕业生中有80人分别评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有5人成为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工程师学院院士。西南联大的办学精神与人才培养的高质量,深深地影响着我国的高等教育。因为抗日战争的特殊时期,物质匮乏,甚至教授们还要课余打工,校长夫人卖小吃补贴家用,但教学质量之高,教风、学风之严谨为世人称道,成为中国高教史上一面光辉灿烂的旗帜。

为什么西南联大物质条件很差,却仍能以杰出大学一直著称于世,它给我国第一轮本科教学评估基本假设以怎样的启示?

 

一、条件利用的教学效益很高

虽然当年西南联大物质条件较差,但涉及教学的物质条件却在艰苦奋斗、因陋就简中充分发挥了其在教学过程中的作用,或者说其效益很高。如吴大猷“为了培植及训练战后恢复研究工作所需的人才”,自己动手把三棱柱放在木制夹上拼成一个最原始的分光仪,试着做些“拉曼效应的工作”[1]。还有,“化工系的实验室是助教们自制设备建设出来的,面积不大,功能不小,承担了本系工业分析和外系普通化学以及选修课程‘发酵’、‘纸浆与造纸’等课程的实验任务”[2]。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航空工程系为开展空气动力学的教学与研究,于1940年在昆明建成了当时国内唯一可用的风洞,后又研制出了中国第一架滑翔机。当时,为补贴经费为美国“飞虎队”制冰,机械系结合制冰还安排了好几个制冷方面的热工实验以解决教学之需要。地质地理系则别出心裁地把附近残破不全的碉堡改装成气象台,供学生实习观察用。感人的事例不胜枚举。西南联大的师生们想方设法,不因经济困难而影响教学,尽可能上好每一节课,做好每一个实验,按教育规律完成好每一个教学环节。

所以,尽管西南联大师生在当时可以说虽然处于贫困与饥饿之中,却尽可能保证教学所需的物质条件,说明我们的教学评估应更关注物质条件在教学过程中的“利用”,而不是装点门面的物质条件。有些院校实验仪器设备尽管很多,但发挥教学作用不够,有的甚至根本就没开箱,让其陈旧放坏,而不是“用坏”。也就是说,虽然硬件条件优越,但其在培养人才的教学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不够,软件(教育思想观念、质量意识、教学管理等)不行,教育质量不一定高,在一定程度上,软件起决定作用。物质条件还不是决定性因素,核心应该在于其是否在教学过程中得到了有效的“利用”,“良好的条件”的核心在发挥作用、效益上,物质条件不能自动转化为人才培养质量。

 

二、师资条件非常好,优良教风感天动地

1、教师阵容强大,可谓大师云集,群星灿烂。“其中有200余位是各期归国留学生,在170余名教授中,有100人以上获博士学位。知名教授如文学院的马友兰、朱自清、闻一多、陈寅恪、傅斯年、金岳霖等,理学院的如吴有训、杨武之、陈省身、华罗庚、赵九章等。正因为有如此济济人士,才孕育出了杨振宁、李政道等学界巨人。”[3]

2、其师生比高,见表1

1:  西南联大的师生比

年度

教员(人)

职员(人)

学生(人)

师生比

1938

296

138

814+1136

1:6.6

1939

339

157

2893

1:8.53

1940

346

165

2795

1:8.08

1941

423

168

2760

1:7.98

1943

401(含兼职10人)

203

1945

1:4.85

1944

第一学期

381(含兼职17人)

178

2058

1:5.40

第二学期

390(含兼职17人)

168

1:5.28

1945

378(含兼职9人)

173

2319

1:6.13

资料来源:西南联合大学史料. 云南教育出版社. 1994(第二版).41-42

 

由此可见,其师生比远高于目前我国本科教学评估中1:16的优秀和1:18的合格标准,为其因材施教、实行导师制等创造了良好条件。

3、教师们对教学与科研忘我投入,其敬业精神可谓感天动地。为躲避空袭,许多教授迁往甚至50多里外的乡村,却没有一位教授耽误过哪怕是第二天清早的上课。被贫困笼罩,营养不良,衣衫褴褛,但教师们从未有过一次迟到、缺课。教师们的敬业精神也深深地影响着学生。杨振宁回忆到:“战时,中国大学的物质条件极差。然而,西南联大的师生员工却精神振奋,以极严谨的态度治学,弥补了物质条件的不足。……想起在中国的大学生活,对西南联大的良好学习空气的回忆总使我感动不已。”[4]

4、教学要求严格,教风严谨。联大工学院“教授授课时对学生要求严格,某些基础课不及格的学生有时达1/3”,一年级学生学习微积分和普通物理“任何一门不及格或是成绩欠佳者,到二年级就有被拒诸院外的危险”,机械系要求用计算尺计算的数值的有效数字是三位,若最后一位错了,这道题要扣分,若使小数点定位错了要被当成典型当众挨勀。化学系的有机化学“几乎每周都有测验,而且事先不通知”。 西南联大的淘汰率也是十分高的,毕业率只有69%,据联大学生回忆,联大淘汰率多在1/3,有的系甚至达3/4,如化学系“一学年下来,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淘汰”,电机系1941年一年级有学生七八十人“到毕业时电讯组只6人,电力组只有11人了。”[5]

可见,教风远比仅一个师生比有意义。评估现场考察中也感到,如果“教风”这一指标打不了A,很多指标也就难以打A,说明教风的确重要;但同时,由于绝大多数被评高校在“教风”指标上得A,造成这一指标几乎难有区分度。

 

三、学风堪称典范

1、对真理的追求是西南联大人压倒一切艰难困苦从而潜心于教学科研的学风精髓。“在长期的战争中,联大的师生都生活在苦难的日子里,贫困笼罩着一切,营养的不良,衣衫的褴褛,书籍仪器研究工具以及居屋都是奇特的困难、缺乏,憔悴、衰颓、死亡、世局国难的苦闷,社会的辛酸……这种人间的不幸,不断地连续打击在他们身上,而他们依旧坚贞不易,在连续一个永远不会终止的工作——真理的追求。”[6]这种对真理追求的精神也正如柏林大学首任校长费希特在其就职演说中所表达的:“大学的教学和科研以追求真理为主旨……以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以人类进步和人的完善发展,以自由探索真理为办学主旨……对真理的执着追问以及对生命意义的强烈诉求是大学教育的鹄的。”[7]

2、为国家富强努力学习。“在敌人进占安南,滇镜紧张之日,敌机轮番来袭,校舍被炸之下,弦诵之声,未尝一日或辍,皆因师生怵于非常时期教学事业即所以建国之基,故对于个人职守不容稍懈也。”[8]“联大师生吃着‘八宝饭’(砂、石、谷子、稗子、糖屑夹杂其中,米色又红,故名),却到图书馆抢座位、抢灯光、抢参考书,教室里有人隔夜就有占位子的。”[9]西南联大师生把强烈的爱国情感凝聚在学习的点滴行为中。

一所大学的学风是办学者应致力营造的育人氛围,周远清同志多次报告中谈到,学风远比增开课程重要。评估指标体系中将学风作为重要的观测点,是必要和合理的。评估现场考察中也感到,如果“学风”这一指标不能打A,会对很多指标有影响,也说明学风的确重要;但同时,由于绝大多数被评高校在“学风”指标上得A,也造成这一指标几乎难有区分度。

 

四、办学理念清晰,充分体现了“教育本身”

1、“校领导有明确的教育思想,注重德、智、体全面发展,对学生既严格要求,又注重自治的启发与同情的处置,以期实现严整的生活,造成诚朴的风气。”[10]同时,校领导包括系部领导要求自己严格。校长梅贻琦有四个孩子正就读于联大,家累不轻,而他出于公心,从不领取联大发给自己孩子的学生生活补贴,梅夫人为了支持丈夫工作,外出做糕点卖,以维持家庭生计。系主任联名拒领学校系主任津贴,以奉献为光荣。

2、设立校务会议,坚持学术自由,教授治校,学生自主管理。

3、坚持“爱国、民主、科学”的精神。其民主精神表现在“依靠教师,民主治学,兼容并包,学术自由”,其科学精神表现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追求真理以及不畏艰苦,奉献敬业的作风”,支柱是“严格的科学作风,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

4、具有高度责任感的高素质的行政管理队伍,和具有高度敬业精神、道德风范、学识渊博的教师队伍。校长梅贻琦认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他认为,校长固然重要,但不过是率领职工给教授搬椅子的人,办学最重要的是教授。其五,“通才教育的方针和学分制、共同必修课、充分选修课与严格要求、严格管理相结合的教学制度。”[11]

 

西南联大的办学实践告诉我们,评估实践中存在的“重硬件,轻软件”现象是有悖于教育价值的;仅“有”教学条件是不够的,它不能自动转化为人才培养质量,重要的是在教学中的利用;特别是“教”“学”双方的积极性,也就是优良教风、学风的巨大作用,是人才培养质量最有效的条件;下一轮评估要更关注条件的效益问题,同时解决诸如教风、学风等指标评估的现实区分度问题。

因而,西南联大在一定程度上是我国第一轮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基本假设的一个生动例子,既是对第一轮评估指标体系的生动诠释,又是对下一步评估指标体系修正的参考。

 

参考文献:

[1] [5]西南联大校友会编.笳吹弦诵情弥切[Z].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8:222.297

[2]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史[Z].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384

[3] 刘志鹏,等主编.20世纪的中国高等教育教学卷(上册)[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69

[4] 杨振宁.杨振宁文集[C].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1-3

[6]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史料(第一册)[Z].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1998:247

[7] 韩延明.学风建设:大学可持续发展的永恒主题[J].高等教育研究,2006(3)

[8] 刘述礼,黄延复编.梅贻琦教育论著选[C].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3:94

[9] 西南联大除夕副刊主编.联大八年[A].西南联大学生出版社,1946:45

[11] 洪德铭.西南联大的精神和办学特色(下)[J].高等教育研究.1997(2)

 

=========

本文节选自:张建林.教学工作与质量关系:第一轮本科教学评估的基本假设[J].现代大学教育,2009(3)

作者简介:张建林,男,教授,教育学博士,武汉纺织大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华中科技大学教科院兼职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高等教育学。

 

1条评论

  1. 杨振宁居然出自这个学校的,今天才知道。。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