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精研以求真,授业以育才——访物理学院李定平教授(一)

guo  2018.12.07   名师名课   没有评论 总浏览数:102

 

编者按:在本次访谈中,李定平老师系统全面地介绍了他在物理学习、物理研究上的经验与感悟。在李老师的讲述中,我们能真切的感受到他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的治学风格,以及对科研工作的执着与热爱。李老师对目前科研、教学、研究生培养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也有客观的评价与冷静的思考,并表达了对某些浮躁、懒散学风的忧虑。李老师认为,作为基础研究,理论物理一定要选择和培养有兴趣、有能力、有恒心的物理人才,并希望同学们在学习、研究上都有独立性和主动性。

一、谈谈自己求学的经历

记者:李老师好,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物理学习很多人感到困难,能否先请您谈一谈自己求学的经验与经历?

李老师: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在江西农村上中学,那时候流行一个说法,“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很自然地喜欢数学和物理。我们那时的中学老师也非常不错,特别是物理老师,他是复旦毕业的,下放到江西。当时大学毕业生是非常稀少的,这也是一个让我喜欢上物理的机遇。我是1981年高考的,记得那年我物理考了99分(满分100)。

另外我有一个特点,就是自学能力还算强,这对我帮助很大。从小对学习特别感兴趣,上课之余自己会看很多书,有什么看什么,因为那时候书很难得。数学、物理方面的更是这样,习题不等老师要求就都做了,做完后自己基本能判断对错,不需要特别找老师。那时候我在学校的成绩一直是第一名,而且比第二名高很多,主动学习应该起到了关键作用。

记者:很多中学成绩很好的学生上了大学会觉得不太适应,因为学习方式差别很大。您有这个问题吗?

李老师:基本没有。我觉得还是因为高中的时候我就习惯了不依赖老师的安排,没有老师不教、考试不考就不学的思想。而且我兴趣很明确,所以大学到了清华物理系我觉得很适应,看到那么多书,那么好的学习环境,我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大学四年下来,我的成绩依然是排在年级第一名。

记者:这个太不容易了。您觉得自己一直保持对学习、对科研兴趣的根源是什么?

李老师:跟我个人因素和小时候的社会环境有关,另外其实是有一个强化的过程。比如做研究到现在,在我的主要研究领域,就会觉得自己比一般人看得更深一点,站得更高一点。这类似于登山的感觉,虽然过程很辛苦,但站得越高,越来越自豪、愉快,兴趣也越来越浓。

记者:您在读书方面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吗?记忆力是不是比一般人更强?

李老师:我觉得我的记忆力比较一般,读书收获主要是要融会贯通。物理方面的很多内容实际上是相互连接的,内部的逻辑结构需要自己去梳理。当你站在一定高度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是相关的,然后会发现它内在的美。物理世界是统一的,物理规律也是统一的,所谓力学、热学、光学、量子力学、相对论等等,都只是人为的分类,发现其内在和谐统一是学习与研究者的乐趣所在。

另外,读书读到一定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问题,要能看到最困难的问题在哪里,最重要的东西在哪里,研究的方向和研究的方法也就自然而然产生了。现在我跟学生也讲这些道理,说不要孤立地看问题,要学习把不同的科目联系起来。很多概念、方法论,其实内在逻辑结构都一样。找到共同点,你就比较轻松了,学习也就有了明确的方向。要在自己的头脑中建构一个物理大厦,而不是简单记得一些零零散散的知识和理论。

记者:大学里除了学习之外,您还会参加其它的活动吗?

李老师:会的,那时候清华有比较多的集体活动,比如说每个月跟同学一起去郊游,或者每天跟同学结伴去操场锻炼,响应清华“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号召。因为联系比较密切,我们班的同学感情都比较深。除了这些,我没有参加其它各种俱乐部之类或校外的活动,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

记者:您在研究生期间是什么方向?

李老师:理论物理。我在清华读硕士,导师是周光召老师,不过收我做学生半年之后,他就当了院长,特别忙。所以虽然后来我们会有交流,但他没太多时间指导我,我基本都是自己去开会、听讲座。硕士快毕业的时候,周光召老师推荐我到意大利读博士。

记者:您在意大利做的工作或研究方向是自己选的吗?

李老师:都是自己找的,比如在弯曲曲面上的量子霍尔效应,是比较抽象和理论的工作。那时候我读的专业是场论和基本粒子,研究是场论方面的,而那里大部分人是做高能物理的。博士后之后,我慢慢转到凝聚态,就离高能物理越来越远了。 研究工作还是和博士专业有关,关于场论的工具在凝聚态物理的应用,多体理论方面的研究。

记者:国外的研究生在做研究时有多发文章,快发文章的倾向吗?

李老师:肯定有,特别是年轻人,但是我们从来不这样,至少我不是。我觉得每发一篇文章都要有意义,是要有意识地去解决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文章的引用率很高呢?当一个研究热点流行,而你跟风去做一项工作,发表文章的引用率就可以很高。我做的和这些不太一样,我研究的问题可能是十年前没解决的,现在也不在风头上,所以即使做出来了,引用率往往也不是很高,但我认为还是要按照自己的兴趣来进行研究。

 

 

发表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