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逸闻趣事/课堂段子(六)

guo  2018.06.26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93

我是学化学的。

研一刚入学,正常上课之余,导师给我布置了看文献的任务,要求每周一对一汇报,也就是只有我们俩。

有一天我告诉导师,我最近在重金属方面的文献。

导师很好奇我具体想做哪方面的工作,于是我回答道:老师,以后我想做“镍”(作孽)!

老师又问:你再说一遍,你想做啥?

我答:做“镍”(作孽)啊!老师,我很想做“镍”(作孽)的,我做“镍”(作孽)的话以后很有前景!

老师看了我好久,没说话。

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好尴尬啊。

我当时愕然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

之后再也没有告诉过刚认识的朋友——我是做“镍”的。 

 

 研一的一次英语课上,老师让一位英语基础很差的同学(他是一位艺术生)读一段英语文章,学生磕磕绊绊的读着,并且声音很小。

老师就说:“Can you speak higher?”

然后。。。。。。

这位同学就站起来了,接着按原模式读。全班哄堂大笑,老师也忍不住笑了。。。。。。

 

日常焦躁两记

研究生的课堂都在平时,读不完的paper,组会就相当于接踵而至的课堂检测和期中期末。

(一)

组会轮到自己汇报的前一周总是效率超高,学习热情周期性达到峰值,室友每每看到拼命到如此地步,也在一旁鼓励:“Nature在望!PNAS在望!加油少女!”我的内心一阵呵呵,你们不懂组会汇报挂在上面,全组沉默,导师不语的窘迫。没有批评,没有嘲讽,那目光里读到的只有同情和安慰。

(二)

2018年5月4日是你120岁生日,我从乱无头绪地bug中抬头,看着朋友圈里对你的百廿祝福,也沉浸在喜悦之中。久不理荒秽的朋友圈杂草野蛮生长,我颤抖地写下一句话——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以我paper冠你的姓:北京大学——在12点0分准时发送。

 

#听贺爷爷讲故事#

贺爷爷是教高数C的一位慈祥认真的老人,课堂上经常出其不意地说出一些有趣的言论。

贺爷爷:做作业,一定要有步骤,不能直接把答案写出来,做科学一定要严谨,不然以后你想入非非的时候,就做不出来了~

贺爷爷说钱学森在洞房花烛夜对妻子说:很抱歉,我的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得先完成了才能回来。

在最后一节课上,贺爷爷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期中挂科没关系,期末挂科也没关系,未来还是属于你们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