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同,不同(乔笑莹)

guo  2018.06.26   大学之前   没有评论 总浏览数:69

哥哥又找不到了······

哥哥已经无数次离家出走了,然而这次不一样,我和姑姑在他的床上找到了一封信,很多错别字,笔锋稚嫩,却写的很真挚很淳朴。“爸妈别再找我了,我这次真的走了。感谢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会永远记得的······我不是亲生的对吗?”

所有能找到的亲戚邻居都找过来想办法,找了以前他可能去的所有地方:网吧、同学家、村里所有的玉米皮堆、荒废多年的院子······夜幕降临了,外出找寻的人相继回来了,最后回来的是妈妈。以前哥哥逃学了,都是妈妈去找,哥哥在网吧通宵了一晚上,天快亮时蓬头垢面地缩睡在破床上,满屋的烟味浓雾,妈妈找到他时,给哥哥披上大衣,不说什么,骑着电车将他驮回家,哥哥也已经疲倦不堪,懒得反抗,他只想钻进温暖的被窝,喝一碗热粥,这一切想要的,妈妈都早已明白,默默地、一一满足了他。邻村的两三个网吧找不到,她就问老板有没有新开的网吧,还找不到她就去乡里的网吧找,她心里永远都有一个信念,一定会找到儿子的,不管他在天涯海角。几乎所有的老板都认识了我哥哥和我妈妈,老板人都好,看见哥哥了或者看见他往哪里跑了都会告诉妈妈。妈妈从心底里喜欢这些老板,虽然他们开了网吧让哥哥误入歧途,但妈妈不怨他们,他们只是谋生,是哥哥自己不争气。妈妈总是不顾吃饭、不怕寒冷、天黑洞洞的还是一个人骑着电车走在寻找哥哥的路上,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儿子,一定要找到儿子,不管他在天涯海角!这一次,妈妈失败了,她竭尽自己所能,找遍所有地方,儿子还是没能出现,她回来了,但还带着一丝希望,觉得儿子应该已经到家了吧。

现在,所有人挤在我家那个小小的屋子里,我给大家读了哥哥的信,最后两个字“亲生”写的太草不认识,爸爸拿过去看了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亲生······”,仿佛他的世界已经停止了运动。爸爸没说什么,他说不出话来,眼睛很红很红地,呆呆地走到沙发边,捂上被子,一切都静寂了,大家一筹莫展,我和弟弟的眼睛已经困到睁不开了,姑姑让我们先睡吧,怎么能睡着呢。等等,我仿佛听到了爸爸啜泣的声音,屏住呼吸静静地听,是的,爸爸在啜泣,在憋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我顿时心沉了下来,从小到大从没有听过爸爸的哭声,我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它压垮了我们家的顶梁柱!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出去找的人又都回来了,还是毫无消息······妈妈让亲戚们都回去休息了,只留下叔叔在,周围的村子都找不到,叔叔只好给乡里的两个舅舅打电话,让他们留意着。难熬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亮了,爸爸哭睡了又醒来了,血压升到200,赶紧吃了降压药,叔叔把他移到床上后,突然又哭了,呕吐,干呕,血液也从口中吐出。发出的是咆哮,又或是无助的挣扎······爸爸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高大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及的,如今变得无奈甚至懦弱,我心疼他,我讨厌哥哥!以前并没有这种感觉,他就比我大一岁,虽然奶奶有什么好吃的都先让哥哥吃,怀里抱着哥哥让我走路,我们两个闹矛盾了都向着哥哥,爸爸鞭打哥哥时奶奶一边哭一边扑上去让他别打了,爸爸以饿肚子来教训哥哥时偷偷给哥哥送饭,哥哥下学不回家都要拄着拐杖慢腾腾地不辞辛苦地去找他,“赛······,快回来······”喊破嗓子也要一直喊下去,不吃不喝直到哥哥平安回来,我从来没有怨恨过什么,也从来没有觉得不公平。因为爸爸妈妈爱我,我在学校永远都是第一名,帮爸爸妈妈拿小板凳坐下,买了冰棍让爸爸来一口妈妈来一口然后自己再吃,奶奶去遛弯我搀着她,为她洗脚剪指甲,在大家眼里我永远都是个懂事的好姑娘,可能是因为哥哥是个调皮逃学偷家里钱在网吧通宵的坏孩子,而我很正常的行为都被当成是好孩子,备受大家夸赞,正是这种对比显出我的乖巧可爱,学习好又懂事。哥哥越坏,我就显得越好。爸爸妈妈爱夸我,爱对我笑,直到现在,10年过去了,他们也还是觉得我做的什么都是对的都是好的,永远支持我相信我,当然我尽全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女儿,我发过誓一辈子也不会像哥哥那样,我要考个好大学,要挣很多很多钱,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爸爸瘫在床上,妈妈不吃不喝,接着电话打着电话,任何有关儿子的线索都不放弃,“或许这次真走了,走得远远的,找不回来了。”我这样想着,又立刻断掉这个念头。突然乡里的舅舅来电话说哥哥去找过舅妈,要了钱,说要去哪个哪个村找谁谁谁,亲戚们立即出动,费尽周折找到那个村,挨个问人,终于,在哥哥在一个简陋的小卖部里买方便面时找到了他,驮回家中,爸爸丝毫没有怒气,而是用怜惜的语气问他,“为什么不回家?”生怕他会继续跑掉。哥哥不吭声。又说:谁告诉你你不是亲生的?”哥哥不吭声。姑姑说:“孩子,你告诉爸爸,没人会打你骂你的,他们都一天没吃没喝没睡了。”“是**的妈妈。”哥哥的声音小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姑姑说:“你不能听**妈妈的话,都说她妖幽(神经病的意思),脑子有点问题。”亲戚们也都补充着,七嘴八舌地说着那个女人的坏话,说着说服哥哥的话,爸爸发言了:“你是我们亲生的,不管谁说,你都是我们亲生的,别再乱相信别人了啊!”哥哥不吭声,妈妈让他吃了饭,给他准备了干净暖和的衣服,给他放了炕,让他睡个香甜的觉。那一晚爸爸妈妈聊了好久好久······

那一年哥哥11岁我10岁,如今10年过去了,我们都已长大成人,哥哥的身世成了个似乎有谜底的谜,这个话题成了我们不想触及的领域,成了共同遵守的秘密。这些年我和哥哥向着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我一直很优秀,考上了北京大学,得到了大公司全额资助,哥哥也奋斗着,全国各地跑当个悠闲的农民工,一年下来没有多少存款。爸爸妈妈永远爱着我,为我骄傲自豪,也一直在为哥哥担心,担心他将来怎么生活,担心他的婚姻大事。可能已经对他的不听话耗尽了心,不想再管了吧,便由他走自己的路,不多管不多问。但爸爸一直留着络腮胡,从哥哥出生开始就留着,他对我说,等哥哥娶了媳妇就把胡子剃了,就变年轻了,他害羞地笑着,这是他对自己的约定,也是一份期盼,殷切而又充满爱,他还是爱哥哥的,爱这个曾经让他伤透心又费尽心、让他丢掉男子气概留下泪水的孩子,给哥哥娶媳妇的新房是爸爸一手盖起来的,瓷砖自己选颜色和材质,自己拉回家,厨房浴室自己涂墙面,自己做了池塘和喷泉,到处开着三轮电动车寻找可以做假山的石头,最后设计成有欧式风格的三层小洋楼,人人见了都点赞,说哥哥一定能找个好媳妇。妈妈永远都是一个顺从的妇女角色,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生任劳任怨,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觉,把一家人的衣食都安顿的妥妥贴贴,爸爸生气时安慰他,哥哥调皮时纵容他,我失落时开导我,自己伤心时自己承受,从没有脾气却有不怕黑夜的勇敢、凡事都不是事的豁达、对待烈日风雨的无畏和一种经久不衰的坚韧。

或许是继承了爸爸学习好的基因,把他高考差几分没考上的遗憾弥补,又或者天性所为,我一路走来很优秀、很踏实、让爸妈省心。或许是想在这种贫苦而又索然无味的生活里扑腾几下,哥哥一直放荡不羁、浪迹天涯、让爸妈操心。同一个家,同一个环境,同一对淳朴的农民父母,我和哥哥却截然不同,走向两个不一样的世界,也许,这是命,又或许,是其他······

 

发表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