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爸,我是这园里开着的花

guo  2018.06.26   大学之前   没有评论 总浏览数:59

此刻,我正静坐在燕园的教室里,窗外飘进来些白色红色花儿的香,而你却早已消失在南下列车的夜色中。老爸,此刻你的腿发麻了吗?腰发酸了吗?或者又在为我的现在和将来想着什么呢?今夜,农历二月的月儿正圆,在这大四的第二个学期,我在这园里度过了一月有余。从乍暖还寒,到满园春色,空气和尽情正日益暖和。燕园繁花似锦,我也早已是满眼扑来却不显眼的那一棵,就像这月下路边开着的一株蓝色野花。

老爸,那就是昨晚我俩跑湖时经过的一条小路,花不多就那么七八朵或一小片。那棵最靠路边、最强壮高挺的就是我。我就站在那儿,还听着昨晚我俩的脚步、看着我俩的身影。塔影和灯影倒映在湖中,行人不多,夜跑的人更少,只有你和我。我看到了你为此行专买的网鞋,看到了你白色透汗的T恤,看到了你似乎又秃了些、白了些,还沁着汗的头。你的身体还是那么瘦小,你的呼吸也有一些喘吁,我似乎还感觉到你的胸有点闷忙。你并着我跑,说我高二时某个晚上,你跑了人生唯一一次一万米,你说你想以此为我的高考加油。你说,这次此上的重要事情,就是在大四的这一年,再跑我跑一次,跑一次这个湖。你说还是在我读小学时一起在家的楼下跑过的。你说要挖掘出每一件小事的最大意义。在你看来,这次陪我跑湖已是你人生中最有意义的大事之一。是的,沿着这条路跑步的人确实不少,但属于父与子的却应不多。在你看来,这跑就是一种生命与血脉的接力、责任与担当的接力、认知与信仰的接力,一个祖辈为农民的孩子,却要在这个城市漂流、生存、学习、发展所最需要的吃苦耐劳、独立奋起的精神接力。我一时半会或许还不能领会出这些。夜跑对我来说,似乎再平常不过了,而对于年近50的你而言,却是一年中只有那么几次的事情。我一直跑在你的右边,几次拐弯时你都习惯性地慢下来给我让路,让我跑在前面,之后你又卖力地跟了上来,就像小时候你怕我摔倒,而时而走在我的左边、时而走在我的后面。

老爸,其实人生的弯路很多,在这个时候能有一个人能慢下来陪着你,又看着你在他前面行跑,真好啊!你说在家的楼下陪我跑过,我已记不太清楚了。但我还清楚地记得,有次下山我跑得太快,在眼看就要冲进灌木丛的时候,你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抱住了我。那次好险啊!险得差一点我俩打滚摔下坡去了。老爸,昨晚我俩跑过那段弯路,小步休整的时候,你也踮着脚搭着我肩、还搂着我腰。我已高出你一个人头,体重也快是你的1.5倍,你不经意的动作,却让我想起了给我童年的那双手和那个肩膀。老爸,没你陪跑的夜晚,我就一人这样地跑着。音乐成为了我的节奏、手机记录着我的行径,但这种设备和节奏,远没有你所给予我的感受。你说那次我刚将跑步记录发到朋友圈,你和妈妈便不约而同地打开看。原来,儿子的奔跑对于你们来说是那么的重要。老爸,我就是这未名湖畔一株正开着的花,是一个梦想的种子不经意丢落在这里后,正野蛮生长的的花。今夜,没有北方干冷的风,你跑过后额头沁出的汗正温暖地滋润着我。此刻,我正闻着花香静读着书,而你又挤坐在了南下回家的车上。

老爸,今天你多次说中午吃饭时我俩喝酒,是你感觉最幸福的一件事儿。我知道你喝酒很少,更谈上不量;我知道,你饭前刚花了两元钱在隔壁店里喝了碗豆浆;我知道,这春末夏初的上午你沿街奔波,肯定没带水杯也没买饮料。老爸,中午你喝酒很爽快很干脆。那个小瓷杯不大,泡沫满出了酒杯,你我和都伸出手抢着要喝;一个菜团掉进了你的杯子,你视而不见一饮而尽;第一瓶酒,你喝了三杯、我喝了一杯;瓶底最后的几滴,还是你倒进了我的杯中。第一瓶完后,你笑着对我说晚上九点多的火车,没事,休息会儿,再来一瓶。其实,第二瓶还没打开,而你的脸早就已经泛着红光。老爸,我现在或许还不能理解酒对于人生的意义,但我知道今天中午是你最幸福的一次酒。你说你已感觉到了父子之间正渐行渐远,说在这个城市立业成家的压力,说你还能给予我什么不能给予我什么,说成功注册了小黄车围着两个园子骑了一个大圈,说你来了以后干扰了我的学习。心胸原本较为开阔的你,不知何时起狭窄谨慎了很多。老爸你吃菜,就吃我刚才给你夹的两块鸡丁和波菜。我知道这根本赶不上家里你做的味道,这里的油了点、香了点,不如你做的那样清爽地道。在家的时候,你总是变着花样做菜我吃,兴致高时还摆出各种造型,动筷的时候也总是小心翼翼地先这后那。家里你也有一点酒,那是多年陈放的土酒,家里很少有啤酒,只有我回家后或者为我做啤酒鸭时你才买两瓶回家。老爸,来,干杯!你却左手握住杯子、右手拿着手机,忙着拍照发给妈妈。啤酒从你左手握着的杯子里溢了出来。儿行千里母担忧。尽管我年忆二十二,但母亲对我的挂念却不减反增。是的,儿子在外求学,应该主动发些照片视频给老爸老妈。丁点的动作,就会给你们莫大的高兴。老爸,今天中午我们俩个面对面坐着喝酒,酒没喝完、还剩下半瓶。你说这就是一种余味、一种余韵。很多东西都是要慢慢窖藏、慢慢发生的。时间会改变一切、也会成就一切,就像若干年后的我,一定会慢慢地变得厚重、变得营养。我多想在那个时候,再给你盏上一满杯。

老爸,此刻我正静坐在教室读书,中午的酒早已进入我的血液,在我周身流淌。教室的内外人才济济,走廊楼道也散着书香。这里是很多人心中的圣地;这里土壤肥沃,正开着各样的小花。火红的五月即将到来,我曾为此两将演讲,阐述我的梦想我的追求。我会坚持地走下去、坚持地跑下去,看一路栽种的花儿,抛洒来年开花的种子。

老爸,你南下列车灯光的窗外,是否也一路花开、一路芬芳?

 

发表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