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方圆几米内的妈妈(张艾嘉)

guo  2018.06.26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53

凌晨00分,正抱着手机等男朋友的生日祝福,手机屏幕上方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妮妮,生日快乐。”是妈妈。有点失望的自己只回了四个字“谢谢妈妈”后就赌气似的关机睡去。

早上8点多,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还是妈妈,在一阵阵的嘘寒问暖后是一个大大的红包,叮嘱我要多买点水果吃。往上翻了翻,上一条聊天记录还是一周多前,催促她赶紧给我寄东西。而那个每天都要说很多话的人的聊天框,却一直沉默着。

“农历生日太难记了吧。”我安慰自己,眼泪却还是流了出来,因为突然注意到妈妈是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消息。两年前开始视力急剧下降的她已经很少打字了,可是她仍然坚持和我聊天的时候不发语音,只因我曾经说的那句“不方便听,”其实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只是懒得去拿耳机。

妈妈好像一直在我方圆几米的地方,而我,却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看到她。

8岁那一年,我在吃过一次火锅后对其产生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痴迷。可对当时刚在城市站稳脚跟的家庭来说,下馆子实在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左右为难的妈妈由于某一次在菜市场看到了售卖的火锅料包,便提出周末要在家里自己尝试做一次火锅。我当然高兴坏了,比任何时候都要期待周末的来临。可是事情,并没有朝着预想的方向发展。

周五晚父亲出差回来,并不知情的他看到案板上的羊肉,便厨兴大发地做了一锅炝锅面。放学回到家的我看到锅里的面和案板上零星的羊肉,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于当时期待了整整一周的自己来说简直比被爸妈打一顿还要让人痛苦。我“哇”地一声哭出来,抽泣着问爸爸为什么要把羊肉炒了,爸爸的回复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又委屈又难过的自己跑回了房间,反锁了房门,发誓再也不要理爸爸以及,绝食——既然吃不到火锅,那我也不要吃你的炝锅面。

         回到家里的妈妈了解了情况后便开始对我做“思想工作,”可是小孩子的倔强又怎是那么容易被磨灭的呢?无奈之下的妈妈回到厨房,把面里的羊肉一一捞出,准备做最后一次劝说。她甚至端了一碗到门前,一遍笑骂爸爸一遍强调羊肉的鲜美好吃。我有些动摇,可是肚子“咕咕”的叫声好像在提醒我之前的绝食宣言一样,我迈出的半步最终还是收了回来。为了不再动摇,也为了忘记饥饿,我拉开被子,闷头就睡,外面的说话声渐渐小了。

         凌晨,我正在梦里大快朵颐的时候被人轻轻拍醒,正当我翻身准备看看是谁的时候,瞬间被温暖的蒸汽和食物的气息扑了满鼻。“妮妮,饿坏了吧?”眼睛还未完全睁开的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字——妈。她看我已经醒了,立即手脚利索地把手里的碗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把我的枕头抽出来立在床头,然后两只手一个拖着我的头,一个拉着我的肩膀把我慢慢地拽了起来。还没睡醒的自己完全没有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再加上饿了大半夜,脑子里只剩下那一碗热腾腾的面。

         妈妈把我“放”好后,习惯性地掖了掖两旁的被角,又找了一件大衣盖住我的肩膀,这才转身去端桌上的面。我机械性的接过面,想也不想地就开始大口地往嘴里送。站在一旁的妈妈不知是在给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幸亏家里还有几把备用钥匙,找了大半天,要不然差点就去叫开锁公司了……

我听着妈妈的话,想起晚上的种种,再也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妈妈本来撕了点纸给我擦嘴的,见状也变得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一个劲地拿着那一片小纸给我又是擦眼泪、又是擦鼻涕,一边还在不停地说着“看这孩子饿的……”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她,眼睛里还依稀能看到熬夜的红血丝。

         那碗面的味道我早已经忘了,可是每当妈妈煮面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那晚的面,大概就是那个味道。如今妈妈离我700多公里,我仍然觉得她就在我方圆几米之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