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认识自我,认识世界——访心理学专家韩菁老师(二,1)

guo  2017.06.10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89

编者按:编者认为,心理学应该是人文社会领域的基础性学科,教育、政治、法律、经济、文学、艺术等都要以人类心理规律为依据,在相关理论和实践上才能更好地促进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不过以韩菁老师的专业观点,心理学在理论和实践上都还有很多不确定性,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涉及心理与性格问题一定要谨慎对待。通过韩老师的阐述,我们会对一些平常遇到的心理学问题,比如星座血型性格测试等有正确的认识,也了解一些简单有效的心理学方法。

一、帮助成人认识自我

记者:韩老师您好,您在北医精神医学专业博士毕业之后到北医六院工作,这应该是专业对口、稳定并且会有较高社会声望的工作,可否冒昧问一下您后来为什么会选择辞职吗?

韩老师:有一些家庭因素,也有个人思想问题啦,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我的性格偏于自由散漫,而在医院各种程序和“规矩”就比较多,比如涉及领导的事别人都是诚惶诚恐地,而我完全是无所谓。我不是个能循规蹈矩的人,还不时会有迟到早退。当然自我感觉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尤其擅长处理与患者的关系,当年在门诊的时候,只要有“难缠”的患者,分诊护士就给我,我肯定能搞定。

第二是我有些不认同我所学的精神病学以及医院的诊断方法。相对于其他临床医学学科,精神病学没有非常明确的客观指标(当然这些年神经心理学研究突飞猛进,估计很快就能有越来越多的客观指标用于评估精神疾病)。

精神病学有流派众多,前苏联、美国、还有斯堪的纳维亚流派,都有比较大的影响力。我上研究生的时候读了米歇尔·福柯(编者注:Michel Foucault,已故法国哲学家、社会思想家)的《疯癫与文明》后,就被拐走了。福柯原来是精神科医生,但他后来反对主流的精神病学。我的观念和福柯很接近,觉得我们的诊断有时过于泛滥,更多地从病理上诊断,缺乏一些对病人的理解。但是我们国家的精神病学更多源于前苏联的模式,理解太多就好像立场不对了。总之,对我们的诊断方法和态度我有点不太喜欢,而主动选择学精神病学的人,估计个性都有点强,有点儿理想主义?不太愿意妥协?反正我是有点儿。

而且精神科医生和心理科医生在国外是两种职业,但在国内我们这种博士方向,是同一个职业。在精神病院做心理治疗,更多地是辅助治疗,让患者学会接受,面对现实,态度比较被动、消极,久而久之心理医生的心态也受些感染,尤其是那种性格本身不是非常坚定的人,比如我,就不太喜欢这种氛围。

虽然现代心理学的起源是从病人开始,但是现代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开始更多地强调积极的方面,比如说很时尚的积极心理学之类。

记者:那么您在辞职之后如何选择职业的呢?

韩老师:我觉得选择职业要根据自己的性格特点和兴趣爱好,因为那样才不只是谋生而已,现代人工作时间很长,我们需要在工作中找到乐趣,激情和人生价值。

离开医院的第一份工作是管理咨询,我觉得这个工作特别有意思,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它是建设性的,积极主动。第二是它逼着你天天学新东西,第三是在用整体的视角去看问题。我这个人好奇心强,注意力容易转移,喜欢学习新东西,喜欢分析研究,所以管理咨询非常符合我的性格。做了几年后,因为孩子小,管理咨询这个行业出差又过于频繁,工作与生活难以平衡。优先关注妈妈角色吧,就离开了原来的管理咨询工作,开始讲课生涯。

课程内容主要也是管理心理学方面的。实际上我觉得管理咨询工作还是更适合我,孩子大了,有机会还是想回去做咨询。因为咨询工作每天都面对不同的企业和案例,必须天天学习,提高自己,天天思考,应对挑战。而且接触的是完整的人和企业,视角更高更完整,但是也不可以放过任何细节,这个工作很挑战,很刺激。

记者: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授课内容吗?

韩老师:我主要讲两门课。一门是“压力管理”,人的压力主要来自生理、心理、社会等方面。我原来是学临床医学的,硕士和博士阶段学的是心理,后来又做咨询了解社会、企事业单位,所以讲这门课会在人生的不同方面自如切换和链接,听众常常会觉得打开了人生的另外一扇门,有恍然大悟之感。另一门是讲性格与情商,或者性格与领导力,性格与沟通,总之,换汤不换药,都是讲性格对人生不同侧面的影响。 我的博士论文做的性格研究,虽然正常人群和作为团队中的个人的性格特点与作为精神疾病的人格障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只是度的区别。性格决定命运,而又时势造英雄,个人与社会环境,时代境遇,智商与学习能力,这些因素相互纠葛,非常非常引人入胜。我们会选择什么样的婚姻,什么样的父母或者家庭环境造就了此刻的我们,我们会长于什么,短于什么,陷入什么样的困境,从一个性格测评表可以看出八九不离十,很好玩儿。但是真的有用的倒不是去改变自己,因为改变太难,而是学会接受,就是尼采说的,没有愤怒和怨恨地去看这个世界,接受自我。

记者:个性与行为习惯等的改变或养成肯定不是朝夕之功,一门半天到一天的课程对学生有实质的影响吗?

韩老师:不太好评估效果,这是培训的缺点之一。讲完了,听完了,我们作为讲师不知道后续如何。很多人可能听过了就忘记了,但是偶尔收到一些反馈会让我觉得我的工作还是蛮有意义的。这种类型的课与知识体系性的课不一样,心理学的课程意义不在于知识的积累,而是课程中如果有一两句话能够触动他/她,他/她就会不断回忆,不断地思考,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就可能产生实质的改变。

一个女孩和我说,她把我的课录音,回去已经把录音的内容抄写了三遍了。她说,“您的课影响了我的人生态度”。还有一位清华老师曾经听过我的课,她婚后去了外地,很多年没有联系了,有一天突然发微信和我说,她原来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但听了我的课、看我的朋友圈,自己慢慢找到了人生目标。有一个三星的培训经理对我说:“韩老师,我十年之前上过您的课,到现在印象还很清晰、念念不忘,有时间希望您再来给我们上一次课”。这种反馈时不时地会突然到来,使得我很受打动,很有成就感,其实也很感谢他们,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价值。其实未必是我改变了他们,但至少在他们的思考与探索过程中起到了良性的催化作用。

记者:您的专业知识、经验经历、文化修养肯定没问题,除此之外,在教学过程中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吗?

韩老师:我最近在读《权力的艺术》,这本书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传记。杰斐逊认为,在沟通中最重要的不是你独自讲述你的内容,而是你得让对方觉得你在关注他。我觉得之所以有人十年之后还记得我的课,就因为觉得在课上他(她)受到了关注。这是心理学的老师的优势吧?我们关心知识,但是更关心人。倒不一定是有多少问答的交流,而是课程内容与他的人生体验有契合之处,然后把个人的经验升华到科学或者哲学的层面,听众才会恍然大悟而信服。比如讲性格的课,我们在课上会做测评,会讲哪种性格的人是什么样的,他(她)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和周边的人一个个代入进去,觉得说的就是自己的事情。还比如类似于“压力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为什么越有压力越胖?”,只要他(她)有过类似的感受,而我们会分析出他/她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深层次原因,就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产生情感共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