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燕园寻美•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姜蕾)

guo  2017.06.08   我的大学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8

2016.1.12,下午13:30

坐在教室里,面对即将到来的考试,即使自己已经身经百战见得多了,还是不免紧张得几乎抽过去。我扭转身子不安地四处看看,却一回头发现了同一门课上的同学xx。尽管见了很多次,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吸引住了目光,怎么都挪不开眼。我看着他,19岁的少年眉眼已经长开,略有些瘦长的脸颊,白得恰到好处的皮肤紧紧地绷在骨架上,在理教大理石地面和浅色课桌的反光下更显肤白貌美。北京冬天午后斜入室内的干净澄明的阳光中,他面如冠玉,炫目地跟背后窗外的晴天一样与阳光融为一体。我感觉他的美貌可以让我一瞬间忘记考试、忘记紧张、忘记期末季电脑的崩溃作业的丢失生活的拮据等种种揪心的问题。那种美是怎么都看不够的。我长时间地凝视他,这种长久的注视不可能不引起对方的注意,终于他粲然一笑用口型问我:咋啦?我瞅着他点漆一样黑亮的双眼,满心的喜悦使我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冲口而出就是一句:

“xx!你越发美貌!!”

重点是我还配上了这样一个表情→( •̀•́ )

对方突然而来的见牙不见眼的唇红齿白让我在惊叹“啊笑成这样更美!的同时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妥。——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惴惴不安地想到如果我哥在我身边的话一定会狠狠地给我一个脑瓜崩然后声色俱厉地指责我:你怎么能对着一个男生说美呢!你这样不等于说人家不够爷们儿吗!没见识的东西!

可我确实是觉得他美啊。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不是所谓“外貌协会的。我虽然喜欢美丽的事物,但是从来没有以貌取人过,也没有为了美观而放弃实用的购物习惯,更没有对着电影电视剧的男女主流口水——因为我不看。然而不能解释的是我对美的事物的强烈的迷恋,甚至常常会出现3岁的小侄女在盯着路边橱窗里糖果的表情——走不动,拖也拖不走。对我知道这种诱人的糖果——或者美丽——不是我的,我知道我看了也不能带走,我知道多看一秒少看一秒都无所谓,我知道我可以先回去然后百度一堆美人美景的图片慢慢看。可我现在看见好看的了我能看一会是一会……我就看看,我又不买(娶)!

我的这种行径引起了朋友的强烈鄙视和不满:“你这样的都不算看脸?那你跟我说!什么算看脸!

我大惭:“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所以自从进了P大之后我便如鱼得水,进了中文系更像是踏入了一定意义上的后宫重地,至于接文艺部更是——难道没听过文艺部的第一福利就是掌握本系所有美人的第一手联系方式么!更何况我系文艺部的姑娘们貌美如花,带领美女如云的文艺部让我时刻有一种进了大观园的感觉。看着她们真是觉得生活千好万好,与之伴随而来的就是怎么也不舍得让她们干重活,总觉得自己是在辣手摧花,也不忍心说她们。好在姑娘们都是聪明伶俐省心的。唯有一次,正在课间却收到了意外问题急需处理的消息,我看着微信十分生气让负责的姑娘下课来当面把问题说清楚。结果课后我怒气冲冲下楼,迎面看见的就是她远远走过来,长发披肩袅袅婷婷,笑盈盈地叫我一声师姐!”——那一刻我心里只剩下一句话在反复叫嚣:你说吧你说吧你说啥我都原谅你!!

有些时候这就可以解释我有些时候会不顾一切地占座。当然这不包括两项强大的原因——第一,我确实对我所有的老师抱有绝对的崇拜和敬意;第二,我毕竟是一个党的旗帜下勤奋有为好学上进的好少年。但是我的确可以负责任地说,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讲台上老师的美丽。也许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很多老师,真的自有其独特的风韵和别样的美丽。也许并不都是那种光彩夺目入眼便知的,更多情况下像一湾湖水一样,沉静安详地自如地水光潋滟着。这样的美可以长时间地静坐欣赏并愈发使人折服且绝不影响学习,怀疑的同学可以选中文系女神的一系列课程。

 

说来说去还是崇敬这种美。

我就差顶礼膜拜了。

 

既然存了爱美之心,那什么事情几乎都可以从情理上原谅了。为了飞奔到女神老师面前,飞车窜楼翻桌子这些事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以我系一位女神老师为例。从女神的第一节课开始,我就早早地爬起床来到教室外面,从上一节课的尾巴处等起,一下课我就冲进去不顾还未来得及起身的第一排同学惊讶的目光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然后就带着大年初一小孩子炫耀新衣服的冲动开始四处介绍女神。我那时候的情感非常的复杂,又不想告诉别人,又忍不住要表达对女神的仰慕之情并且一定要让别人也感觉到而且同样建立这种仰慕,就像偶然藏得和氏璧的匹夫一样既不想被人关注又试图引起别人的重视。“哎你上学期选过女神的课吗?没有?哎呀我上学期就是她班上的……”然而当女神的高跟鞋声响起的一刹那我立刻就闭嘴了。我注视着她步履从容神态安详地迈上讲台,有条不紊地安置好讲课的物品之后,这才抬起头来眼含笑意打量着教室,抬手握住话筒微微调节轻轻稳住,好像担心声音过大过小会让我们不安似的,手腕上的玉镯呼应着她手臂的颜色,在她的腕骨处以几不可见的幅度晃动着,折射着柔和的波光粼粼。她说:好,那我们开始上课。说完她微微地垂下睫毛收回眼神,我总感觉她那眼光一瞥是经过了我的面颊。我坐在下面仰望着女神,幸福得快要背过去了。

我长久地占据了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离讲台直线距离最近——的位置。这个位置可以在两边的大屏幕和女神之间安然地寻找平衡点。为此我不惜牺牲了自己的一部分的午睡和节操,厚着脸皮去抢占位子。当座位两端都有人的时候,我会直接腿一抬一伸,干净利落然不甚雅观地从第一排的桌子上跨进去。其实有时候我也会自己谴责自己的行径——为了膜拜优雅的女神而我自己却这么不优雅地翻进去!偶尔有一次被女神看到了自己翻桌子,一抬头就撞上女神惊讶的表情,我当即羞窘得无言以对。然而偷偷一看,女神的眼里带着惊讶的笑意却没有责备,于是我就放心了,仿佛争着表现自己吸引班里最漂亮女生的注意的小男孩一样。——那我下次要不要故意来晚一点再翻一次?——不不不算了我在想什么!

你看,一个美人就是会这么鲜明地影响一个人的反应。人都说爱情使人盲目,我看美丽的人也可以瞬间使我陷入同样等级的白内障。

 

日复一日,我就在对于美的迷恋中不可自拔。

这个毛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我曾经试图追本溯源,然而得到的只是很模糊的影像。只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偶尔跟着大人去商场,经过珠宝专柜的时候我总是挪不动步子,双手抓住柜台紧紧地盯着里面的珠宝首饰,眼睛被晃得疼也不走。那个时候我的眼睛会瞪得比平时都大,经常引起大人的嘲笑;而我不为所动,依然专心致志地看。事实上不是我听不懂或者不在意这些无心的评论——实际上如果听懂了这些话还是很伤人的。我只是当时没有听见而已。我急着调动自己的感官去接受这些珠光璀璨的东西,简直恨不得把所有的感知能力全部放到视觉上,谁还管周围人说了什么。而直到在大人们的连拖带拉和反复出声劝阻之后我才缓缓收回视线——而这个时候往往就会听见那些还没来得及收尾或者意犹未尽的评论们无心的余音袅袅。

所以有了小时候的经历,我从来不敢对小孩子有不恭敬的心思。哪怕他们看上去是一群正在摆弄玩具而显得神情麻木的肉团。我清楚地认识到我身边的这个孩子不是听觉迟钝到听不见旁边人的话,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稀罕搭理你而已。而这原因没有别的——显然是你长得不够美,没有他手里那个玩具——或者那团不成形的泥巴——长得好看。而当你开始放松警惕跟周围人拿着这孩子开始铺垫话题到热烈之处的时候,一低头冷不丁就会看见一双怀疑的眸子:姐姐你们在说什么?

后来我的父母也逐渐发现了他们的女儿不是因为爱财,而是因为好色。我喜欢看那些珠宝首饰不是因为知道它们贵——如果这样的话我完全不必要这么大费周折地看——而是因为它们美。与此相关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面对黄金和玉石两个柜台我从来都是目标明确地只看后者。除非前者柜台里有小金锁和小金碗而后者的挂件里除了夸张大笑的弥勒再无其他。那天同行的人有看中了柜台里一束土黄色的挂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据说很贵,他托在手里问我好不好看。

我一听就从高脚凳上滑了下来,我说我们走吧。

后来我就长大了,学着矜持了不少,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一进门就把自己拍在柜台玻璃上了。我开始学会目不转睛昂首阔步地从柜台前走过,然后装出品评鉴赏的样子一掠而过同时眼冒凶光。

然而对美丽的东西的迷恋甚至近乎崇拜从来没停止过。有时候甚至沦落到连心理调节都需要目观美人才能转悲为喜的地步。

 

当我再一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感觉多日来连续的工作已经让自己心力交瘁。抬眼一看已经是凌晨了,然而明天早上照样最多只能在床上赖到7点。我开始怀疑自己第二天还能不能这么活蹦乱跳地干活,与此对应的动作就是下意识地习惯性摸摸自己的胸口探探自己的脉搏。我从桌子前爬起来,淡定地打开手机,调出最近的一张同学xx的图片,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是一阵心悸,仰头一翻倒在床上,撕扯着自己的领口仰天怒吼——简直太好看了!

于是瞬间满血复活。

 

其实有时候我也想过怎么才能避免这样的尴尬。人长这么大了还这么迷恋美色而且变本加厉,这不是好事,得治。谁愿意想象自己有朝一日变得跟玛丽苏神剧里专用于烘托女主理性头脑的花痴群演一样见了美人就挪不动步子了呢。但是没有办法。我也曾经试着冷下心来对美人垂泪的景象,然而终究做不到,就像自己不能制止自己在楼道里看见我系的古典美人翩然而过而不赞叹一句“啊你真漂亮!

其实有的时候对于自己喜好美丽的这件事情,自己也很难把握定义。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一般的美人我轻易不会露出迷恋的样子,比如对一抓一大把的xx星;有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就像《登徒子好色赋》里的登徒子一样,随便有点姿色(看来标准还是比登徒子要高一点的)就能让我真心实意地流露出爱慕的眼神以及口水。

 

可能这个根本上来源于自己对无法实现的一种美好的渴望。我不能拒绝追随一个看上去会让自己发现另一种美丽(也可以心怀叵测地定义为美色),就像我不能拒绝与理想哪怕接近万分之一的美好。那种感觉会让人上瘾,就像中学时无数的晚自习,顶着马上要来的考试,偷偷地向外打量着晚霞的颜色。有的时候换了位置看不见正对着晚霞的方向,那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看旁边的地方。就像初中时学校外邮政局老楼外墙高处贴的雪白瓷砖,在夕阳和晚霞的映衬下沾染上千种颜色万般变化,庄严地对着对面的斜阳夕照泰然自若地变换着,用无所畏惧的感觉自成一家。它背后的是逐渐染上粉色的天空,恰如酒过三巡时刚刚“上脸”的人面。那个时候,一座小楼,一片天空,一群立在楼顶的鸟儿,观看他们几乎就是自己每天必修的功课。……当时在时间的压抑下不能尽兴的美丽的观感,积压到今日就几乎扭曲成了一种求而不得的悲哀和见之狂喜的亢奋。今时今日所见与我印象中的美丽实在太接近,看见他们让我有一种幸福到极致的痛苦。

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没有长得这么不尽人意,如果我再美丽周正一些,如果我从小身边就有无数美丽的东西熠熠生辉,如果我从小长在美人儿堆儿里,如果我生在山明水秀处,如果我所接触的都美得让我心醉神迷之后慢慢地审美疲劳了,那我还会不会像今天的自己这样,看见美的东西就跑不动,就流口水,就不顾廉耻,就风度全无,就忍不住顶礼膜拜,就会对但凡有美妙之处的事物奉若神明。

也许真的是自己缺少的东西才会感到珍惜吧。如果说每个人活着都要见到美而且感受美,就如每个人每天都要摄入一定量的盐一样,那人大概也可以分两种了。一种像迎着阳光的绿植一样自产自销还有富余的可以光耀身边的人,而另一种人,自身匮乏,就只能每天寻找。我大概是不能像那些美人一样,无需从身边寻找美丽,自己对着镜子顾影自怜就可以满足一天的审美需要。那种美丽是一生的财富,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都可以让自己心情愉悦,走在路上他们的身姿头颅都是受着安详骄傲的内心支配,举手投足流露出对自己的外貌无懈可击的自信。至于第二天所需要摄入的美感,完全可以留待第二天照镜子。若是他们不幸美人迟暮,那我也相信,他们老去的过程也完全可以是一种别样的美感,像是守着一处永不枯竭而充满神秘的矿山,日日夜夜静观自己的美而不重样,在尘世中安然享用着其他人天生缺乏而不得的美丽。

而其他的人,没有那种上天赋予的天生的容光焕发,就只有寻找。或许这可以用其他的来弥补,比如有钱的可以买来珍贵稀有的精巧物件每天观赏把玩,或是像生长在山水明秀得世所公认之处的人那般每天往外看水光山色的晴雨变换就是美的极致。而我没有这些。我所能够做到的就是每天目露凶光地四处寻找;每天早早地起床坐在浓郁的夜色里神定气闲地看晨曦等日出,下楼的时候对中文系的美女们的云鬓香腮藕臂纤足钗环珠翠绮绣罗裙赞赏不已,买文具夹的时候咬咬牙买一只有乖巧的杰克猫图案的档案夹子(现在它随着博实文具店一起消失 了),自习的时候偶尔坐在一个细腻娇小的女生或者阳光硬朗的男生旁边会忍不住开心地打量对方然后鼓足了勇气接着学习,甚至咬开燕南石锅拌饭的糖心鸡蛋时如果颜色灿烂得像阳光一样也能让我看半天。

我不能保证每天都能看见这么美的事物。美人只需要镜子自照,精巧的物件可日日观赏,所在之处的山明水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失去。而若没有这些,生活中所见的所有美感都有可能仅仅充当一个过客转瞬而逝,初见时如果不多看两眼日后想再见怕是都没有机会,现在多看一会儿,仿佛就可以多铭记一刻,在日后昏暗的日子里可以像牛反刍一样慢慢地扒拉出来,想想,那时那刻,遇到过一位宁静秀美的老师,听她上课就是享受;见到过一个同学,样貌美得让人愿意供起来;生日的时候别人送了一枚簪子或者一串手链,对着光可以折射出不同的样子;在路边看到洒水车过去,水雾里形成了一道彩虹,自己站着开心了半天还不忘记替马路对面的人惋惜——那个角度除了车本身什么都看不见。

或许对美的执念已经成了自己的习惯。不管怎么样,总是需要多一点的激情和想往可以让人更加留恋。就像我对别人所说的关于女神的课——她这么美,你不觉着看着她就有好好学习的勇气吗!

不能让自己美得惊天动地,哪怕让自己爱美之心人尽皆知——甚至说得难听点——好色之名遗臭万年呢!总好过平平淡淡日复一日地混淆珍珠鱼目自欺欺人,甚至看到一点自以为美的事物就不再看其他美色,就这么心安理得地过了。

所以,还是要麻烦我身边的人,尤其是广大的女生们,接受我日复一日爱慕眼光的洗礼;委屈我那位美貌的男同学,继续充当我黑暗中的路灯形象;而我自己还是会舍不得美丽端庄而温柔亲切的老师,舍不得每次能看见的朝霞夕照;还是会见到自己喜欢的美人美景美丽物件就挪不动步子。

甚至有的时候,关于美的认知还可以让自己思考的简单一点。相逢一美泯恩仇,若是对方的容貌气度哪怕仅仅是衣饰打扮取悦了自己的眼睛,小打小闹甚至大打出手的所谓恩恩怨怨也就过去了。人家都已经这么美了,也让你看了,你还计较什么呢?

上面说了那么多,仿佛还是在给自己找场子的样子。——对对对你天生没姿色小时候又不能好好地把玩精致物件,所以难怪你现在看见个好看点的就走不动,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毕竟,爱美之心么。对自己在园子里情不自禁地四处寻美而搞出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也只能这么简单粗暴地解释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