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燕园里的周老师(张燕楠)

guo  2017.06.08   我的大学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1

不知不觉学生生涯马上就要结束了,与燕园的分别也近眼前。园子里很多人在我的生命画布上留下痕迹,而那抹最亮眼的颜色莫过于我的导师周老师。一直想找机会写写周老师,无奈一拖再拖,今天终于下定决心,要将这一切付之笔端,好把这段时光填满,以免日后无此心境。

其实,我最初选的导师是王老师,但无奈王老师出国,我得另觅良师。那时,正赶上开题的节骨眼,我又身处英国,各种不便,各种焦虑。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善于寻求帮助的人,虽然我一直将这种品质称为善良。比如,那次开题,我一人远隔万里面对老师们,承受答辩车祸现场的各种学术尴尬,跨过了开题的门槛。那时的自己,就像刚刚走下斗鸡场的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自信心爆了顶棚。接着,我就踏上了漫漫寻师之旅。而几位老师的邮件就像一大桶凉水,将我这只大公鸡浇成了落汤鸡。还好,小心脏足够坚强,抖抖身上的羽毛,继续寻师。在接到周老师同意收我入师门的邮件之后,我真恨不得从此吃斋念佛,感谢上天赐师与我。那时候,对周老师没有具体的印象,就感觉他像一个英雄,像《美少女战士》里的夜礼服假面一样,振臂一呼,挽救我于危难之中。

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要开始说周老师了,真没想到我这么文思泉涌。周老师,姓周,名中又带“晋”字。他经常穿一身西服套装,身上有淡淡地香味,头发整整齐齐梳到后面,戴一副眼镜。老师是典型的国字脸,说话一般比较慢,以至于有同学认为他是日韩人。老师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不用微信,只用一个旧式按键手机与我们保持联系。其实,我心里一直默默担心那部手机的寿命,但事实证明,老师经常用它发简短的短信,比如“ZYN,明天下午三点到办公室讨论论文。”

老师对学生们及其严格,曾经将师姐训哭,其实有一次我也哭了,只不过强忍着,到厕所嗷嗷大哭,大有惊天地泣鬼神之状。现在想来,老师指导论文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他喜欢用各种比喻来更生动形象地说明问题,比如,研究方法不科学就是“穿上法衣跳大神”;文献综述没有分类就是“提着塑料袋去捡破烂”;文章格式不正确就是“大姑娘出门没有洗脸刷牙”。每次导师见面之前,就充满怖惧之情,有同门师妹甚至会惶惶不可终日。如果说有些女明星的气场是高两米八,那么周老师的气场就是方圆两米八,凡此范围内,错误观点定会烟消云散。周老师本身也十分率真,他认为合理的观点,会大加赞赏,反之,大家自己脑补。即便是在研讨会上,他也不会有所顾忌,通常是釜底抽薪、一招毙命。

就是这样一位严格犀利的老师,也有柔情的一面。他会带我们去清真餐馆吃饭,他会带我们到家里亲自做饭。印象最深的是今天下午,预答辩的前一天,老师让我们挨个儿到办公室,叮嘱我们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怎样听取老师的意见。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老师全程表扬我的论文,我一直紧缩眉头等他说“但是”,真没有!不过,最后老师还提醒“要从容”,这简单地三个字,异样地温暖,让我想起了文革时的沈从文,他也这样叮嘱后辈。此时的周老师,不是一位师长,更像是一位长辈,一位亲人了。好了,文章到动情之处,当戛然而止。

 

                       ——谨以此篇献给那段时光以及不刷朋友圈的周老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