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聆听北大——记北大的故事(夏昕鸣)

guo  2017.06.08   我的大学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89

作为一名新生,在北大的日子虽短暂,却不曾辜负和虚度。除了日常的学习和生活,我最想记录那些发生在北大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带给我酣畅淋漓的精神洗礼。

2016年10月的一天早上,我有幸与前驻新西兰和比利时大使张援远先生一起吃早饭,他讲起前几天央视英语新闻频道邀请他在延安清凉山的新华通讯社旧址前录了一期节目,回忆起30年前,他作为外交部翻译官陪同索尔兹伯里夫妇重走长征路的故事。我诚挚地邀请:“请您来北大再讲一遍吧!”张援远先生欣然应许。1113日,他从西钓鱼台搭乘地铁到达北大东门,还带来了大量的书稿、报刊和历史材料,与北大本硕博学生和慕名而来的清华学生、日本留学生,以及来自发改委、商务部等社会各界人士分享了那段往事。1972年,受到周恩来、胡耀邦、宋庆龄等接见,备受中国领导人看重的新闻大咖索尔兹伯里开始申请重走长征路。1984年,索尔兹伯里夫妇爬雪山过草地,每晚都在煤油灯下用打字机打出当天的所见所想所感,即使索尔兹伯里心脏病复发,也仍然坚持走完横跨七个省的整个长征路。最终,《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在国内外出版,再现了中国革命者的激情、勇气和智慧。感动我的是大使愿意与学生交流的友善心,是一个外国工作者愿意客观呈现中国长征历程的友善心。这次活动后,有多名北大同学发给我长信,记录了他们阅读《长征》之后的心得和感悟。

北大即将迎来百廿周年校庆之际,北大校刊先迎来百周年纪念,我采访了北大校刊前主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赵学文老师。跟随他的讲述,回到三十年前的北大。1988年,北大迎来90周年校庆。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社会上思潮迭起,北大师生一直渴望振士气、正思潮。因此,作为校庆献礼,校刊编辑部计划推出一部文集,邀请北大各界校友,结合自身经历,探讨一个共同的主题——“北大为什么称之为北大,她的精神内涵到底是什么”。1987年冬,43岁的赵学文带着一帮编辑部的年轻人去冰心老人家中约稿。原定短时间的采访,变成了一次愉快的记忆旅行,“我们在她眼里就像孩子一样”。面对年轻人,冰心老人打开了话匣子,讲述了很多有意思的故事,从未名湖南路的小石桥被唤作“爱情桥”的缘由,一直讲到冰心夫妇托蒋梦麟找胡适题写“临湖轩”木匾、为校长司徒雷登官邸命名。那天阳光正好,从窗口洒进来,冰心老人坐在写字台前,怀里抱着一只大猫,周围围坐着一群年轻人,这幅画面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北大精神的延续难道不正是这些喜爱年轻人的大家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吗?

 北大校刊推出“师德师风专题,我采访了深受学生喜爱的历史地理名家韩茂莉教授。她的办公室有一架又一架的书籍,在书堆里安置着一方书桌,书桌上面的一盏台灯常常陪伴老师工作到半夜,夏天有些时候可以亮到清晨。韩老师习惯在头上别个发卡,这么多年一直没换,衣着朴素整洁,毫不追求外在。不浮躁的心境造就了富足的精神世界,她对教师这个职业非常尊重,延续老先生们的治学风骨,以虔诚之心将知识传授给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们。韩老师说她以前也不太理解教了一辈子书的老教授们,对上课是什么感觉,然后她讲起了老系主任胡兆量教授。退休后的胡教授经常与韩老师联系,十分关注学生状态怎么样,甚至从70岁退休到如今80多岁了,每一年都要回学校来上一次课。韩老师给我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胡老师家住得远,有一次胡老师是发着高烧来上课的,就为了‘见一见刚入学的本科生’。那次发高烧一个月才好,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韩老师还是侯仁之先生的学生,侯先生讲课之好,是所有老北大学生都知道的。从50年代开始,到侯先生90岁那一年最后一次讲课,老北大学生入学的第一堂课都是听侯先生讲北京城的历史。“我多么希望自己在八九十岁,也能如此条理清楚、思维清晰,把我知道的有用的知识告诉学生们。”韩老师说,“北大精神不全在老先生,年轻人身上也有。每年上课,都有学生提出‘NO’,我们下课后就会共同探讨。有些是学生读书没读够记错了,另一种就是我错了,所以我觉得教书是一个有长进的过程。”听到此,我心有触动,北大教师一脉相承爱岗敬业的师德师风,学生不仅在学术上的师承大师名家,也将严谨的学风代代相传。

2017年321日晚,我与朋友们负责筹办了2017年北京大学研究生学术文化节开幕式。在开幕式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全国政协常委林毅夫教授结合历史发展梳理了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几代知识分子的奋斗历程,他常讲自己是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六代知识分子之一,能够见证中国的发展和复兴非常幸运,更应该肩负起更大的责任。“怎样在增强文化自信的同时,推动本土学术创新,是我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林毅夫教授说,“中国前进的道路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但出路不在书本,也不在一味地学习西方,而在于我国的理论创新,并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解决其现代化道路上的问题和挑战,最终,实现‘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美好愿景。” 北大是戊戌变法的先贤们为救亡图强以鲜血换来的产物,自建校以来,在国家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期,北大师生作为最有活力、担当和责任的群体之一,素来以天下兴亡作为己任。

名师大家宜聆教,未名湖畔好读书。北大之所以为北大,不正是因为生长在这片思想沃土上的这些人和精神么?北大从历史中走来,扛起使命大旗,我相信未来在北大的故事会更加丰富与精彩,而我,还将继续聆听它的教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