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看课程微信群(匿名)

guo  2017.06.08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51

随着微信这一软件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北大老师开始尝试通过建立微信群来发布课程信息、分享阅读资料、进行课后答疑,这也大大促进了同学间的线上交流、碰撞出思维的火花。上学期我有幸担任了北大通识教育核心课程《艺术史》的助教工作,并参与了课程微信群的管理,既体会到数字化时代信息传播的高效与便捷,也发现了不少存在的问题,因此愿借此文谈谈建立课程微信群的利与弊。

朱青生教授的《艺术史》课性质比较特殊,不光选课人数近500人,每周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旁听人士也不在少数,因此二教101教室堂堂爆满,朱老师为此特地买了上百个蒲团和小凳分发给没有座位的同学。朱老师本人对微信群这种新事物也丝毫不排斥,非常乐意让更多人参与到课程的线上讨论中。

然而为这么多听课同学建立微信群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016年是《艺术史》课第二次使用微信群作为教师与同学沟通的平台,这次不再像15年那样区分选课同学与旁听同学(选课同学设两个群,旁听同学设一个群),而是统一将大家拉到两个大群中,每群近500人,基本覆盖到了所有参与课程的同学。

建群的经过比较复杂。微信系统规定,一旦某个群超过100人,就不能通过面对面建群或扫码的快捷方式拉入新成员,而必须由已在群内的其他人拉入。因此最初我们通过面对面建群的方式分别建了9个群,每群100人,但微信群数量过多不便于课程信息的发布,于是后来助教们又通过手动加选课同学为好友、一个个拉人的方式将9个群压缩到2个,这项工作虽不复杂,但由于选课人数太多,工作量极大,用了差不多四五天的时间才完成。如果腾讯公司能开发出类似千人群的功能,无疑将大大方便我们课程群的建设。

课程群建好以后,如何管理好微信群就成了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我们首先请群里的各位将微信昵称改为真实姓名+院系年级,并正式发布了由朱老师定下的课程群公约,内容如下——

 

本群为艺术史课程专群,为了课程的正常运行和单纯的学术目的,特定群规如下。如不愿遵守,可自行退出。如有意违反,将受到警告。警告无效则将被强行移出。

1.所有发表的语词和图像须与本课内容直接相关。

2.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3.所有发出的信息均须出于善意和指向学术的目的。

4.心平气和,就事论事,不臧否人物,更不可指名道姓地蓄意攻击、侮辱他人。

 

这样一来就明确了建群的目的、规范了大家的言论,尤其杜绝群内发红包、搞推销等与课程无关行为。后来在课程群运行的过程中,违规情况一旦出现,就会有其他人指出,可见公约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

对于同学来说,微信群的建立可以使其与老师和助教的沟通更加便捷,也有更多机会参与到线上学术讨论中、结交朋友,并且及时获取考试信息。但不得不说,沟通的高效和便捷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沟通质量的下降,有时群内的讨论流于随意、轻浮,而且真正有价值的言论往往被屡次询问“怎么考试是否有小测等功利性提问淹没,几乎每次上课前都有人在群里问助教是否有小测,对此我也深感无奈。

除此之外,课程微信群有时也会影响到同学们的听课。比如朱老师在授课时就有同学在微信群中发言、提出问题,随后往往引起众人的参与,讨论越激烈,参与的人就越多。这就很可能使那些使用手机的同学错过课堂讲授内容,未免得不偿失。

课程群促进了交流,也潜藏着隐患。课程群既方便了同学间的学术交流,但对于极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来说,无疑降低了他的犯罪难度。这次课程群中既有校内同学也有校外人员,就发生过极个别的校外人士骚扰校内同学的现象。我曾接到一名大一选课女生的举报:某校外人士混在群中,加女生为好友后对其尾随骚扰,后来女生去派出所报警,派出所将骚扰者列入了黑名单。对于这种情况我立即将那位校外人士移出群聊,也深深意识到管理的复杂性和必要性,如何进一步完善群聊准入机制、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显然需要更多讨论和相关措施。

课程群也有尴尬。16年《艺术史》课程的期末考试形式是从发布的题库中选取一定数量的题目进行最终闭卷测试。助教在课程群中发布题库的初衷是促使同学独立完成复习、广泛搜集资料,不过也有个别人将做好标准答案直接发布到群里。作为助教,一方面我们鼓励同学的讨论,但又试图避免个别人偷懒地直接背下别人做好的答案(而不是独立查找资料)后来参加考试,这种情况确实比较难处理。

如何建好、用好、管好课程微信群,确实是门学问。希望此文能够抛砖引玉,促进现代技术对课程教学的辅助作用、让每一个人真正成为技术的主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