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北大体测那些事儿(匿名)

guo  2017.06.08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53

T是我在北大的高中闺蜜,体形苗条,身轻似燕,中学时连续三年保持校运动会800米纪录。听说体测换了新标准,一向粗犷豪迈的女汉子竟也向我撒起娇来——

“阿Q,你说咋办啊,这都大三了,老骨头一把了,体测标准竟然越来越高了,学校还真以为咱岁数越大体格越好呀,唉,一把辛酸泪啊!”

我心里一边生气一边窃喜,气的是她这个运动健将竟然在我这个运动天赋几乎为零的人面前喊弱,难不成是故意的?喜的是自己这学期没选体育课就不用体测,不过想到还毕业前差一门体育课没修,真有种“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的惆怅。说到体测,我实在是一肚子的苦水,还记得上学期测立定跳远,158就及格,我愣是跳了个157,至今都记得旁边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还有靠着求生的意志才能坚持下来的800米,每次跑完都要挪回宿舍躺上一整天,更别提做完仰卧起坐后全身酸痛持续整整一周,早上起床都困难。身边也有一些害怕体测的同学有过找人替考的经历,但我一来胆子小怕被发现,二来不愿麻烦人,于是每次都眼睛一闭心一横、硬着头皮去体测,那感觉就如同赴单刀会、闯鬼门关。

说到这里你不禁要问了,北大的刷锻制度很严格,打卡锻炼不达到一定次数期末就不及格,你天天锻炼,怎么会害怕体测?对于刷锻这件事,师兄师姐们早就吐槽过,还记得电影《此间的少年》里,令狐冲与乔峰深夜对坐在在汴大围墙下,边吃烤翅边大发牢骚——“早晨不锻炼,为什么非要打卡呢?大好的晨光,都被这种形式主义给浪费了!”的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打卡”并不等同于“锻炼”,刷锻不过是从宿舍骑车去未名湖畔按指纹,再从未名湖畔骑车回宿舍,一学期要跑上三四十个来回,有时还得排长队,等上二十分钟也不稀奇。强制规定下,打卡反倒成了一种负担。至于锻炼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打卡次数够了,谁还管锻炼不锻炼?

抱怨归抱怨,两周后成绩一公布,阿T最终的成绩还是相当不错,除了仰卧起坐做了33个刚及格,其他几项都接近满分。这次体测女生的项目变化倒不大,男生可就倒霉了。“我有一个大四的师兄,引体向上可真是一个都做不来,只能是零分。哦不,这学期测试成绩不好还倒扣分,结果师兄体测真就没及格。你说人家都大四了,工作都找好了,要是最终不给毕业证,多耽误事!”一向仗义的阿T又开始为师兄打抱不平。

T这么一激动,倒是勾起了我的“愤青”的潜质。增强体质这件事绝非一日之寒,新规定的出发点固然好,14年刚入学的新生尚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可对于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毕竟谁都难以适应体测标准的频繁改动,何况是和毕业证挂钩!北大一学期一变的体测标准不知道让多少人吐槽过,况且北大体测制度有待革新的地方还不止于此。比如秋季学期体测时天气又冷,雾霾又严重,在这个时候测试不啻于一种折磨。如果把体测时间改在每年春季学期,一年一次,无论选不选体育课都参加体测,既能保证同学们锻炼的连续性、避免两年内上完体育课就荒废锻炼的情况,也便于学校更高效、科学地组织人力物力。再比如说,每次体测可预约的时间只有两周,对于一些身体有特殊情况的同学来说确实不太合适,尤其是女生,还得预先算好生理期,如果把体测的时间延长到一个月,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话说阿T这学期刚从香港大学交换回来,上学期总在夜里发朋友圈,晒各种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港美食,什么车仔面、撒尿牛丸、三酱猪肠粉,还有各种五颜六色的小点心。回来后她却一点没见胖,让我嫉妒得很。照理说香港大学没有体育课,更谈不上体测,大家又经常熬夜,再加上各种高热量美食的诱惑,谁敢保证不会长肉?我疑惑地向阿T讨教瘦身秘方,她爽朗一笑,“嗨,我虽然吃了不少,但平时课业负担不大,经常出去爬爬山、逛逛海边,走了不少路,不像在北大整天对着电脑坐着。而且港大体育类社团特别多,每周竞技比赛也特别丰富,几乎每个人都加了体育社团,学校还开设那种不算学分的体育选修课,完全看个人兴趣,也不用像北大那样砸99个意愿点才能选上。再有就是那边健身氛围特别浓,尤其是外国学生,他们从小就养成健身的习惯,我到港大都忍不住跟他们一样在校园跑步锻炼,效果还真不错!这不,这学期我刚办了康美乐的健身卡,准备好好练一练!”

听阿T说到体育课不用砸意愿点,我想起自己连续三学期都没选上的健美操课,还有每学期周围人抢体育课的疯狂:每天熬夜守在电脑前、找朋友代刷、安各种插件,多少人为了选上一门体育课而殚精竭虑。说实话北大的教育资源并不匮乏,为什么不多投入一些在体育课上呢?燕京学堂办得风生水起,本科生却要狼多肉少地去抢体育课,实在是匪夷所思。再看到阿T苗条的身段,我这个从不健身的懒人都有点动心了,毕竟哪个爱美的女生不希望瘦一点?可一想到这学期光是专业课就有六门,再加上大大小小各种论文和期中期末考试,还有繁忙的社团工作,健身的心思顿时没了一半。“唉,哪来那么多时间呢?我连考试都应付不过来啊······”看到我犹豫的样子,阿T满不在乎地一摆手——“嗨,其实你缺的不是时间,而是去健身的动力。健个身占用不了多少时间,你晚上下课后回到宿舍也没心思学习,不如用半小时去健身,正好再洗个澡。每天半小时,一周坚持下来就三个多小时,肯定可以啦!”

我正沉浸于瘦身后的幻想,却不禁想到:每周健身三小时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恐怕不是这么简单。我低头捏了捏肚子上的赘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不规律的饮食习惯,真是有苦难言。北大早餐供应时间太短,再加上教室离食堂很远,有时为了不迟到只能饿着肚子去上课;午休时的食堂又总是人满为患,抢不上饭菜的我只有买个面包当午餐,一天下来,正经吃的只有晚餐一顿饭,而晚餐吃太多恰恰又最容易发胖,这样的恶性循环已经两年多了。

“说到底,在北大想要保持健身效果还真是不容易啊!”我向阿T感慨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一会儿跟我一块儿骑动感单车去!”阿T到底是是个有魄力的“女汉子”,一把拽住我走向通往宿舍的路——

“回去换鞋,快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