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的生活(边旭)

guo  2017.06.08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6

不想要的生活,“时时刻刻”都想逃离

                                                                                                                                        

春节快到了,日内瓦依旧沉浸在冬日的严寒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朋友圈里浓浓的节日气息,这无疑将是我在异国度过的第二个春节。第一个是在两年前,正读大二的我在泰国信武里的志愿者营地里,与几位新认识的朋友一起。现在看来,那时的我们都很狼狈,好不容易借来厨房包饺子,结果买错了面,食材所剩无几,草草做了点东西。后来因为太无聊,组织起其他志愿者一起玩狼人。今年的春节,或许会有一顿正式而丰盛的晚餐,或许会和熟悉的朋友在一起。

今年看过最好的电影,是The hours,中文翻译得很准确,叫“时时刻刻”。故事并不复杂,讲述3位不同时期的女性3种不同的生活,上世纪20年代的英国作家伍尔夫,50年代初的家庭主妇劳拉,21世纪的女编辑克劳丽莎,3位女性都无法融入当下的生活,最终为此做出了选择。

就在不久前,我为自己订了一张喜剧演出票,结果莫名其妙看错了时间。早早跑到日内瓦喜剧院的门口,独自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为了避免再次陷入抑郁和焦虑的情绪里,我迅速联系到了一位朋友,赶到他家。我的两位朋友慷慨而热情,耐心地听我讲述(更准确说是抱怨)自己的生活。我如释重负地回到家睡觉,不可避免地又在凌晨4点多时醒来。

“在外人看来我的生活非常好,在最发达的国家生活学习,认识许多朋友经常聚会聊天,无温饱之虞,一直有事可做,不会无所事事成为死宅,连我妈都说我是‘饱暖而思淫欲’”,“可是啊,我知道,这不够,我想要的更多,我想要的更多,也许是太多了,难以得到满足。”

“我一直热爱旅行,那是我‘颓败生活的英雄梦想’,就像精神鸦片,带来短暂的刺激和满足,即便在这过程中,肉体会无比劳累,有时还面临安全的威胁。”我觉得啊,世俗生活注定会逐渐教会我如何理性思考,但骨子里,我依旧会是个浪漫而不切实际的人。

所以也正是,当我看到电影里伍尔夫的生活时,会莫名产生强烈的代入感,明明好像已经拥有了一切,明明可以选择一条更容易的道路,可她偏偏不要,她要剧烈地生活,她要敏锐地感受周遭,这是她灵感的源泉和创作的根基。虽然她也明明知道,相比于简单而平静的郊区,大城市复杂的生活和剧烈变化的情绪,将无可避免地在未来某天将她推向死亡的泥沼。

写到这里,我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高中同学的微信群里弹出一张今年聚会的合照,面孔依然熟悉,只是人不多,寥寥十几个。几年的大学生涯已经让我们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们一定会各奔东西的,离当初的样子愈来愈远。班长很热心,一直组织大家相聚。老实说,这几年的聚会我基本是缺席的,并非刻意为之,而是总遇上不可抗拒之事。有时我会怀念过去,多数是出于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沉浸在虚妄的幻想里,不愿正视当下的狼狈。我朋友说我是“太年轻”和“想太多”,我觉得很有道理。

其实啊,日内瓦这座城市,连同整个瑞士,很整洁、很安静、很简单、很美丽,只可惜,我在这里,总觉得少了很多东西。于我而言,这里过于沉寂,缺乏变化、节奏缓慢、没有能让我持续追逐的目的,不是这座城市的问题,而是我个人的问题。在国内时,我一直憧憬着国外的生活,沉浸在许多脱离实际的梦幻里,来这里的半年,大概是戳破了我的虚假幻想。然而我从未后悔过当初的决定,因为正是日内瓦缓慢的生活节奏,让我有更多时间思考和认识我自己,慢慢变得敏锐,能够正视内心的诉求,关心着过去一直忽视的人际关系,以及,开始真正体会到父母的艰辛,耐心听完他们唠叨。因为我开始意识到,这来自家庭的羁绊,才是支撑我走到现在的根基。

当年的北京,实在是待我不薄,以致惯了我一身臭脾气。现在,我心里常常默念“到北京去”,因为,我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浓郁而剧烈地生活。

不想要的生活,“时时刻刻”都想逃离。

 

2017123

于瑞士日内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