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基多印象:愿被世界温柔以待(边旭)

guo  2017.06.08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33

再次登陆一个免签国。厄瓜多尔是我迄今走过的第十二个国家,来之前我对她的印象仅停留在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在其使馆避难的新闻上,印象里她与美国关系并不很好,但又全国通用美元,看上去多少有些矛盾;对中国护照免签,应该是与中国友好的国家。

我的行程非常紧张,只在基多住了2个晚上。青旅在老城,靠近总统府。第一晚我看到老城的公交车站和公路上有许多交警,感到一丝安全感,又被基多大教堂的夜景所吸引,于是独自一人前往教堂脚下,拍下万家灯火的华美。

山顶上,光顾着给人拍照,然后就被喷了一身泡沫哈哈哈

山上放牧的印第安土著

 

千里来相遇

之前在摩洛哥旅游时偶然认识的大叔得知我将去基多,给我推荐了一位当地开中餐馆的老板娘,来基多前我跟阿姨打好招呼,在11日晚前去拜访他们。很意外,也很幸运,11日晚正是元宵佳节,我由此得以与阿姨一家人一起享用一顿异常丰盛的晚餐。

异国他乡,热泪盈眶

 

阿姨一家来这里时间不算长,到这的原因是他们的儿子L先生投资移民到了厄瓜多尔,谈话间我也对这个国家的基本情况有了许多了解。

厄瓜多尔的经济仍以农业为主,玫瑰花、香蕉、白虾出口全世界,近期开始向中国出口芒果,但相比于东南亚的芒果仍然优势微弱,工业基础较为薄弱,很多日化用品依赖进口,近年来政府为了防止美元外逃,增加关税,对部分产品(如汽车等)实行进口配额减半政策。相比于邻国哥伦比亚,这里很多东西价格较高,所以有时当地人会到哥伦比亚采购卫生纸、洗衣粉之类的日化用品,也是十分有趣的现象。

至于全国通用美元,L先生说之前的政府和美国关系较好,为了防止本国货币过分通货膨胀,2000年时全国放弃使用原货币苏克雷改用美元,但是2009年新上台的德尔加多政府为了削弱美国的影响,采取了一系列与美国不友好的政策,阿桑奇躲进伦敦的厄瓜多尔使馆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阿姨提起这边空气质量非常好,人均一个月500美元就能生活得非常好,比较适合养老。还说整个厄瓜多尔华人有3万,光首都基多就达1万,大部分来自广东和福建,多从事中餐馆和小百货生意。“我们餐厅现在在基多北部,你住的老城在中部,再往南的城区人相对比较杂,不过也是中国人最多的地方,中餐馆呀每隔几个街区就能看到一个”、“我们开餐厅呀,都学聪明了,以前常有当地人吃完饭不付钱,你也拿他没办法,现在我们都是先付钱后上菜,就好了很多”,又说起基多的治安,他们对我一个人很不放心,尤其得知我第一晚自己跑去大教堂拍照,更嘱咐我一定小心。“这边的街道哪有什么监控?你以为像在中国?监控最多的是中国人的店,因为常常被偷被抢,中国人在南部的店基本都被抢过。这边刑法轻,杀个人才判7年,你说小偷小抢能有多重的惩罚。”

看展览的收获:厄瓜多尔的女人们

 

我回哥伦比亚的飞机在周日下午四点半起飞,不想浪费在基多的时间,我决定去著名的赤道纪念碑看看,然而此地离市区很远,打出租车要40多分钟,从纪念碑打车到机场也要这么久。阿姨一家人担心我自己去出事,就让L先生带我过去,我感到非常之幸运!

我提起我住的那片地区疑似红灯区,夜里能看到很多浓妆艳抹的女子站在街头,L先生提醒我有些不是女人,而是男人,我有点意外。L先生后来说这边红灯区是合法的,且社会对同性恋也较为包容,又指着大街上几个路过的“女子”对我说“仔细看,那其实是男人”。

 

跨越赤道的两端

第二天我们顺利地参观了著名的赤道纪念碑。宏伟的纪念碑建成时间较早,当时技术有限,测量存在误差,其实并不是最准确的赤道所在地,最准确的其实在旁边的印第安博物馆。我在博物馆里看着导游演示各种赤道奇观,感到非常有趣。对了,我还成功地在赤道把鸡蛋树立在了一枚钉子上(因地心引力垂直向下,鸡蛋树在钉子上于是成为可能),还因此获得了一份证书。

鸡蛋的胜利!

我忍不住来显摆证书了

跨越赤道的两端

 

走过的这三个拉美国家,我个人直观感觉厄瓜多尔算是印第安文化保留较为完善的,在大街上随便走走,能看到很多黄皮肤、山民打扮的印第安土著。基多地处近3000米的高原,也许是人类的生活生产方式的确存在共性,某些时候我甚至有到了拉萨街头的错觉。当地政府也确实有对印第安土著采取保护政策,比如鼓励他们保留自己的文化和语言,可以穿传统服装,可以在街上摆地摊卖东西,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土著绝大多数跟同种族的人通婚,文化确实可以因此得以保留。

即将离开纪念碑时,L先生带我吃了一顿异常美味的烤豚鼠,当地人叫其为“Cuy(发音“桂”)”,因为Cuy繁殖迅速,最早是土著饲养和食用他们。好吧,我承认Cuy长得挺可爱的,不过我还是吃了它。

额,是很可爱,不好意思我还是全吃了

 

愿被世界温柔以待

离开纪念碑前往机场,L先生叫出租车送我过去,非常不巧司机非常不熟悉道路,原本40分钟的车程开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我俩都很焦急。我开玩笑说当时从波哥大来基多时也是因为各种原因,只提前1小时到了机场,一路插队终于赶上飞机,这回回去估计也要一路插队了哈哈哈,还好最后赶上飞机。

那天,L先生经常说我自己一个人出去玩要千万注意安全,不要傻乎乎觉得有警察就没问题,有的出租车司机很疯狂,看我自己出来,又不懂语言,万一把我拐跑了怎么办。我觉得我也是一直都比较幸运,但也不能因此而得意忘形。

吃了很多奇葩的东西我非常心满意足

在我走过的这十二个国家里,除一两个国家外,其余我都会在旅行结束后写下游记。风景固然重要,但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在我看来最重要还是路上遇到的人和事,我真心感谢那些在旅途中给我帮助人,亿分之一的概率里,你我的相遇就是奇妙的缘分。我坐在离开基多的飞机上,第一次因为离开一个国家而留下眼泪。

出国留学快半年,我最经常唱给别人听的歌曲是王菲的《明月几时有》,一次在日内瓦给墨西哥室友听,一次在摩洛哥的沙漠里,一次在中文学校的春节演出上,最近一次是唱给哥伦比亚的小朋友们。元宵佳节虽已过去,但,谨以歌词作结,愿你我都有好梦。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2017213

于哥伦比亚波哥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