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古巴:行走在革命与诗之间(边旭)

guo  2017.06.08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91

“旅行是很有益的,能丰富想象力,其余的一切只令人失望和疲倦。”

去古巴的原因,说来其实简单,我将在哥伦比亚生活2周,不想浪费周末大好时光,古巴对中国护照免签,如此便利的政策怎能不充分利用。然而时间毕竟有限,整个行程下来,我只在首都哈瓦那呆了3天。

周五晚上从巴拿马城转机到达哈瓦那,彼时已是晚上8点。因古巴实行网络管制,上网对于当地大多数人来说并非易事,我很难在诸如booking等网站找到住宿信息,又听去过的人介绍说到了当地直接找完全没问题,我也就怀着谜一样的自信第一次在没预订住宿的前提下到了一个陌生国家。出租车司机把我从机场送到一处“据说有很多中国人”的民宿,进门却发现目之所及全是韩国人,且老板娘刚好不在,目测并无空余床位,我果断决定找其他住宿。夜里穿行在哈瓦那老城区,很多当地人冲我喊ChinoChino(西班牙语:中国人),说我一点也不害怕肯定是骗人的。到华人街却意外发现并没有中国人的店铺,问了一家民宿发现没有空位,即将流落街头的恐惧感划过我的内心,非常幸运又问了一家正好可以入住,20美元一晚,价格还算合理,一个人住在如此宽敞的房间对于穷游惯了的我来说很是奢侈哈哈哈。

房主George一家人

古巴全国实行网络管制,只能购买当地的上网卡(2美元/小时),且在固定区域,如街心花园等公共区域上网。非常遗憾我的手机到了古巴后死活连不上当地的网络,我由此度过了3天没网的生活。断网固然有诸多不便,但也能让我静下心来欣赏美景、与当地人沟通、以及获得了充足的睡眠。

 

哈瓦那一瞥

哈瓦那的城市景观与葡萄牙里斯本有诸多相似之处,海滩、彩色的房子、相似的建筑风格,教堂、广场、街心花园比比皆是,但总体上比较破败,很多老房子年久失修。当地英语普及率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我的房主George非常热情,经常跟我介绍他一家及哈瓦那的情况。George继承了父亲的房子和家人住在这里,他母亲从厄瓜多尔步行很久偷渡到美国,现定居迈阿密。谈起古巴的网络,George坦言2美元每小时的价格对于当地人来说非常昂贵,他自己也只有在与房客沟通时才会使用。古巴实行两套货币,CUCCUPCUC专给游客使用,1 CUC = 1 美元,CUP是当地人使用的货币,25 CUP = 1美元 = 1 CUC。当地人的生活开销其实很低,比如George的妻子在餐厅工作,一个月固定工资只有20美元。然而在景区,为了挣游客的钱,当地人充分利用了两套货币兑换比率的差别,比如标价10 $,对当地人就是10 CUP,对游客就是10 CUC,然而如果不会西班牙语,有时又不容易为自己争取,我自己就遭遇过找零钱时本来应该给我CUC结果被给了CUP,唉。连同我在纪念品店看到的物价,这一切让我觉得古巴真是各种坑游客啊。

博物馆里讽刺美国的漫画

也因此,古巴一开始给我的印象并不很好。第一天把几个著名景点都转个遍后,我突然担忧起第二天,也就是最后一天该干什么好,在city tour bus上与一位韩国老奶奶简单聊了两句,她推荐我参观哈瓦那美术馆,参观后觉得确实不虚此行。让我感到惊奇的是,美术馆里最多见的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油画及雕塑,以及许多罗马和埃及的馆藏,不知何故。反倒是展现革命的作品几乎没有。一层有一些现代艺术品,风格与我在欧洲看到的没什么不同,我惊奇于革命后的古巴竟将殖民历史的痕迹保留得如此完好,乃至颇引以为傲,当然,这源于古巴曲折而复杂的历史,这些是后话了。

革命的年代

 

华人街里无华人

这是我认为这次旅行最有意思也最值得铭记的部分。我选择住在华人街主要还是因为我不会西班牙语,又想多了解当地情况,打算找一家中国人的民宿以方便沟通,然而实际是,华人街里无华人,直到George因为要带我去银行兑换货币而偶然走过一条“中国城”大街,我才看到了仅仅45家中国餐厅,然而服务员全是当地人。我既惊奇于古巴华人的生活状况,也对华人街无华人的情况感到好奇。于是在最后一天,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寻觅华人的足迹,连吃了两顿中餐,事后证明,我的努力是值得的。

 

只有深入到餐厅里去才能解决我心中的疑惑。第一家是这家“社盟饭馆”,我被这又红又专的名字吸引。结果,从厨师到服务员没一个会说汉语,我看到江门市政府和致公党送给餐厅的锦旗,服务员小哥用不太熟练的英语解释说那是他们来这吃饭时随手送的。最后也没问出什么所以然,只得离开了。

左边长着亚洲面孔的老奶奶,已经一句汉语也不会说了。右边的服务员小哥非常热情,如果你下次去古巴游玩,请代我向他问好

 

只好使出最后的办法:到“中国城”大街的天坛餐厅吃饭,老板一定会说汉语。然而服务员告诉我老板不在,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在去与留之间,我最后选择留下吃点东西。点了一份炒饭,我心情惆怅地边吃边看刚拍的照片,快吃好时看见一位容光焕发的先生进入餐厅,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餐厅老板,一问果然是。我简单自我介绍后只说想跟老板随便聊聊天,他非常随和地答应下来,于是,就这样在各种机缘的促成下,我与这位陶老板开始了长达4个小时的聊天。

著名的天坛餐厅,在这里我记录下了好故事

在这4个小时的聊天里,陶老板从自身说起,谈到古巴的历史、外交、经济、政治、民风民俗,以及刚逝世的卡斯特罗的一二趣事。陶老板在古巴生活了17年,然而一直对中国国内的局势保持密切的关注,他还讲起他本人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一些想法,内容十分庞杂。关于古巴的情况,因篇幅有限,我只能在另一篇文章里简单涉及一二,在此只简单介绍几点。

首先是古巴的民风民俗。古巴的母体文化脱胎于西班牙殖民文化,因奴隶贸易夹杂进大量黑人文化,后受美国的影响导致目前古巴人的生活方式非常趋近于美国。当地人非常直爽,对着外国游客乱喊是他们一向的习惯,旅游业发展起来后有些人也想趁机挣点游客的钱,不过他们绝不会碰你或有任何不合适的举动,不需要为安全担心,不喜欢不理会就好。这也解释了我不管走到哪,都被各种喊“Chino”、“beautiful lady”诸如此类,说实话一开始我真心不太习惯。

大量宗教题材的艺术作品完好地保留着

 

古巴是哥伦布开辟新航路时在美洲第一批到达的地方,也是最后一个脱离西班牙殖民的地方,殖民历史极为漫长,且因古巴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物产(如蔗糖等),西班牙殖民者事实上并未对古巴实行过多剥削和压迫,由此当地人民并非想象中那般憎恨殖民历史,更多时候,古巴以这段历史为傲,也因此解释了为何我在美术馆看到诸多保存完好的殖民时代的艺术作品了。

这并非学术机构,而是负责保护和经营哈瓦那旧城文物古迹的权力机关

 

关于在古巴的华人,能统计到的全古巴只有100人多一点,绝大多数与当地人通婚,没什么人还会说汉语了。陶老板坦言整个“中国城”大街只有他一个是真正的华人,他个人的经历也极为有趣。上世纪90年代,古巴为缓解经济危机开始有限度地招商引资、部分开放私营经济,那时陶老板的父亲来古巴考察商机,在当地的翻译是华人混血的三代移民,陶老板的妹妹在一次来古巴时与这位翻译一见钟情,由此嫁到古巴,这位翻译也就成了陶老板的妹夫。后来陶老板也来到古巴,娶了当地人做妻子,定居在这里,一住就是17年。谈起这些年的生活,他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古巴没什么不好的,你要知道在这里有1000美元一个月,整个家庭就可以生活得非常自在了”、“我认识很多退休定居在这里的欧洲人,他们那点退休金在欧洲根本不算什么,但在这里就能生活得很好”、“古巴政府对外国人和对本国人一样,一视同仁,并不因你富有而少给你福利,这也是我喜欢的地方”。

 

旅行的终结

晚上回到住处,George跟我讲起今天他试图在booking上放上自己房子的信息,然而似乎并不成功。坦白讲George一家在哈瓦那给了我很多帮助,他的妻子非常擅长做饭,我非常感激。如果你对古巴旅游感兴趣,我可以帮忙推荐George的房子(没错,此处是硬广)。

离开哈瓦那时,我受到眷顾,George为我叫来一辆极其拉风的红色老爷车,在欢快且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声里,我的古巴之行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201728

于哥伦比亚波哥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