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哥伦比亚:魔幻现实主义(边旭)

guo  2017.06.07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6

The only risk is wanting to stay

刚下机场的那一刻,我感到的是疲惫。独自一人在南美呆了2周,转了3个国家,不会西班牙语,也玩得还算不错。来之前给自己买了份旅游意外保险,还好没用上,人和财务都完好无损。也学会了在当地坐公交,虽然神经一直紧绷着,毕竟这个年纪出来用的都是父母的钱,没什么理由大手大脚,一路穷游,所以也倍感疲惫,从内到外的。

来哥伦比亚是因为我报了一个为期2周的志愿者项目,周一到周五工作,周末休息,也因此利用周末转了转古巴和厄瓜多尔,当然时间毕竟有限,两地玩得都不算尽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还会再来。

哥伦比亚这个国家,很早就刻在我的脑海里,说来可笑,十几年前我在学校的指定读物上看到有关这个国家的介绍,一个印象“乱”。书上说,这里马路上军警守卫,是那种佩着真枪的军警,挨家挨户都要给自己家门上安好几把锁,连电视都要上锁!当时我就跟我妈妈说怎么会有这么糟糕的国家。十几年过去了,我真的就在这里了,而且安然无恙,想想也是神奇。

 

波哥大印象

首都波哥大是一座集传统与现代于一身的大城市,著名景点玻利瓦尔广场位于市中心,周围是各种风格建筑的混搭,既有充满西班牙风情的彩色老房子,也有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这里还是相当多政府机构办公的地方,白天能看到许多西装革履的男女来来往往。

因为时间有限,没来得及去马尔克斯的故乡

 

哥伦比亚的年轻人,单就波哥大来说,是非常漂亮的,尤其是男孩子。混血的民族,是那种笑起来坏坏的漂亮,肤色不过分白,让人不觉得难以亲近。穿上西装后的帅气,不比我在欧洲看到的差。我去过市中心很多次,看着满大街漂亮的男男女女,很是享受。

来之前我通过同学认识了在哥伦比亚央行工作的CarlaCarla来我们学校做访问学者,1月底回哥伦比亚继续工作,我在这期间她给了我很多照顾,我们一共见了3次面。她硕士毕业后来到央行做研究工作,已经20多年了,说起央行最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控制通胀,相比于哥伦比亚政治上的变化,央行的工作重心其实变化不大。

哥伦比亚前总统乌里韦2002年上台后,实行了一系列民主安全法案,和反政府武装的谈判取得巨大进展,反政府武装逐步成为政治党派后,哥伦比亚的治安有大幅度改善。不过,Carla提醒我,即便市中心白天处处能看见军警守卫,但到了晚上,还是存在一定风险,尤其是抢劫游客之类的事情还是会发生,叫我一定留意。

另外,哥伦比亚盛产咖啡,但Carla说一定要到正规商店购买,因为有些不正规渠道的咖啡里会混杂毒品,过海关时检查严格,要小心。

央行门口偶遇示威游行

 

最后一天我和Carla告别,我中午在央行门口等她,偶然看到当地示威游行的队伍路过。Carla告诉我是因为政府近期在考虑出台一项禁止民众摆地摊卖东西的法令,原因是他们不纳税。所以当地民众组织起来发对这项法令,我问Carla她个人举得这法令能否通过时,她笑笑说,哥伦比亚贫富差距这么大,这些人不靠摆地摊怎么生活呢,预计政府不会真的这么做。

 

博物馆之旅

老实说,波哥大的景点不算多,但确是逛博物馆的好去处,且因相当多博物馆有政府资助,经常是免费参观或是门票便宜。费尔南多·博特罗是拉美艺术极为重要的代表人物,著名的“肥胖的蒙娜丽莎”即出自他笔下。我个人猜测这位大师最喜欢的动物一定是鸟,最喜欢的水果一定是橙子,因为他画得最多呀哈哈。

 

有意思的是,我意外发现之前在梵蒂冈博物馆里看到的一幅作品正是出自博特罗笔下,他画了一个胖胖的教皇走在树林里,让我印象深刻;而意大利雕塑家Giacomo Manzu的作品不仅被放在梵蒂冈,也同样出现在了这里。

Giacomo Manzu的作品让人过目难忘

 

关于旅行的一点思考

在哥伦比亚期间,我认识的一位驴友给我发过一篇文章,标题已经忘了,内容大概是作者在年轻时体验过一段时间穷游和青旅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收入的增加,突然有一天意识到自己再也不想住在简陋的青旅、那些穷游的办法再也不想尝试了。其实自从两年多以前我第一次出国到现在,走过十几个国家,也不是没产生过类似的想法,比如夜里坐当地的公交,语言不通得时时留意着站点、忍受着拥挤和嘈杂、还要精神紧绷地防着小偷时,那种疲惫感是发自内心的、由内到外的。然而,我想,正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我还能拿着学生证享受社会对我没有收入的包容、还能说因为我年轻身体好可以景点全部靠走路、还能因为遇见点滴美好而发自内心地感动,所以啊,我要珍惜现在这段时光,珍惜所有美好的人和事物,因为也许若干年以后,我真的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穷游啦。

 

最重要的依旧是当地的人们

为什么要单独讲当地人呢?因为他们确实是非常热情且友好。我因为要探索公交系统,无数次被当地人解救,其实想来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诸如帮你刷了一下公交卡、司机看你是外国人让你免费坐车、为了指路特意领你走一段路之类,但在一个陌生国家,能被这样善待,本身就会让我非常非常感激。

另外,因为我的中国面孔,经常感受到当地人好奇的目光,连同我在做志愿者期间,很多当地人也对我的中国身份好奇,问我很多问题,诸如“你们中国人是吃猫还是吃狗”、“你会功夫吗”、“中国传统的舞蹈是什么样子的”等等,还有人主动要教我西班牙语,虽然我也没怎么听懂,但也是很有趣的经历。

Carla 带我吃了很多当地特色的食物,我送她以茶叶,她送我以咖啡,临别时,我嘱咐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家人要来中国,请一定要联系我。

我在哥伦比亚的最后一晚,乘出租车回到住处,正巧邻居一位女士要出来遛狗,她友好地跟我打了招呼,此时她十几岁的儿子也走了出来,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男孩看着我跟我说话,问我来自哪里,“Do you want to have lunch at my home tomorrow ?”我很惆怅,“Tomorrow I will leave Bogota”,又赶紧补上一句“Maybe next time”。

离开哥伦比亚时,我乘坐的航班是我坐过的上座率最低的一趟,心里暗想,莫非真如哥伦比亚旅游局所宣称的那样“The only risk is wanting to stay”?

 

2017217

于意大利佛罗伦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