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佛罗伦萨 & 威尼斯:成长教育(边旭)

guo  2017.06.07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0

撸起袖子加油干吧,少年

从南美回到欧洲后,我没有立即回日内瓦,从罗马北上,顺道转转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刚回来时,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加上旅行劳累,第一天我一直睡到下午3点。

 

翡冷翠三日

佛罗伦萨地方不大,走走路就能逛完,这点我很喜欢。乌菲兹美术馆馆藏丰富,但因为之前看过梵蒂冈博物馆,所以没怎么让我感到惊艳。Ponte Vecchio老桥上游客依旧络绎不绝,桥上某处锁满了同心锁,蕴意永不分离,全世界的情侣都热衷于这个。我住的地方不远处有家日料店,甚是怀念拉面的味道,吃了好几顿。

不太巧我来的时候翡冷翠一直阴天

 

某天我在走路,被一个中国女孩叫住,她问我是不是当地的留学生,我说不是。谈话间得知她正在英国读书,刚来意大利玩时被偷了居留证,新的证件要5天后才能下来,于是多作停留。我俩随便聊天,不知怎地,说起英国现在脱欧后工作签证不怎么好拿,她是传媒专业,每年会有诸如华为、四大等企业在他们学校进行招聘宣讲。我暗想日内瓦怎么就没什么国内的企业过来,又想到即便有也多为理工科方向,跟我没什么太大关系。后来又聊了几句,互道“注意安全”,就此告别。

朋友圈里倒是有一些今年就要毕业的师兄师姐,这个时候工作没定下来的也大有人在。之前有师兄偶尔发票圈抒发找工作的心得体会,放弃了带北京户口起薪五位数的工作,其纠结之心也能大致了解一二。我心想我现在也是玩乐的时日无多,硕士两年一晃就过,纠结的日子在后头。

我既然不想继续读PhD,就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点打算,虽然现在还是没什么思路,一副走一步是一步的样子。哎呀,还是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呀少年。

 

 

曾经只在教科书上看到的作品,如今近在眼前

 

水城人海

威尼斯的人真是太多啦。我赶上了狂欢节的尾巴,来欧洲以来头一次看到小小一个城装了这么多人,世界人民都喜欢凑热闹哈哈哈。路上很多人精心打扮,分不清是游客还是当地人。水城的物价也充满了景区特色,贵,虽然倒还能接受。

 

来之前在网上订了一家青旅,但当时我眼花,订成了1月份的,到了后才发现错误,于是赶紧又找了一家。这家的位置较好,比原来的贵很多,但条件其实很一般,wifi都没做到全覆盖,所以我现在正在一楼靠着大门的地方码下这篇文字,寒风阵阵。检验青旅好坏的关键标准其实是wifi

 

我住的是4人混合间,晚上我很早就睡了。过了一段时间另外三个室友回来了,是很年轻的外国男孩子,估计是去狂欢了,在酒吧泡了很久,有一个醉醺醺的,又开灯又大声讲话,他们几个折腾好一会儿终于睡了,然后鼾声四起,我被惊醒了,然后睡不好了。可能是我年纪大了,对喝酒泡夜店之事越来越无感。当时我其实在想,工作了以后,我一定要住wifi好用又安静的单人房间,目前呢,就忍一忍算了。

我比较喜欢的地方是人相对少一些的小岛Murano,岛上有很多玻璃工厂,生产各类精美的玻璃饰品。也许是人类的文明进程有相似之处,整个小岛让我觉得和日本的小樽非常像,同样的小桥流水、彩色房子、玻璃饰品,精致而不喧嚣的小地方。

偶然间围观了玻璃品的制作全过程

 

言意大利一二

意大利这个国家,我走过罗马、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整体印象还不错,是目前我最喜欢的欧洲国家,主要还是因为美。但论秩序和人口素质,确实比其他国家差一些。意大利是曾经辉煌过的国家,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首都罗马一步一景,是我心中的“绝美之城”。但是,我也隐约感觉到,好像越是这样历史文化深厚的国家,在现代世界的角逐中,尤其是经济发展水平上,越会是差一些,同样的有西班牙和希腊。再看我经常吐槽的瑞士,其实没什么历史和文化,但就是在现代世界的角逐中胜出了,这其中的原因当然很复杂,我也不想搞什么专业学术探讨了。

在意大利,我看的最多的是与宗教相关的建筑。各种风格的天主教堂,都能让我感动。人类的信仰,是一种神奇的力量,这股力量,让我发自内心地敬畏。

另一个与信仰相连的概念,也常常让我想起,那就是道德。上高中时,我的政治课老师有时讲起康德的墓志铭: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历久弥新,一个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准则。

 

我已经不记得因为什么提起这段话,但老师当时的一颦一笑,我至今历历在目。不欺骗、不伤害、不属于自己的不要碰,从小被教导的这些道德准则,放到今天确实很难坚持。可是,正像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说过,人类的历史设立这些准则并不是为了在你不做的时候去惩罚你,当然做好了也不会有什么表面上的奖励。而是一份美好的心意,把最好的给了你,让个体的人生获得圆满。

写到这,我依稀记得那时我在厄瓜多尔,L先生在出租车上提起过往的经历,他说:

“你还年轻,没有正式进入社会,以后啊,不择手段的,没有底线的,会见的越来越多。”

“是啊,可我总觉得啊,人的一生足够漫长,有时为了眼前利益做的一些事,若干年后回想起来,其实并不值得。当然,我也会渐渐学会理解一些人的个人选择。”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第一次对我这样说的人。有些话,就是这样,说的时候不被放在心上,某个场景某个时刻,会被听者突然记起,从此不再忘记。

 

2017219

于意大利威尼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