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1)(缴蕊,欧阳月姣)

guo  2014.06.04   校园文化   Comments Off on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1)(缴蕊,欧阳月姣) 总浏览数:1,431

59日落幕的北大“剧星风采”大赛决赛中,《早安,妈妈》和《ROAR,ROAR》两支原创剧目分别夺得冠亚军。这两支剧的编剧,拓璐,白惠元,单丹丹不仅都是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还是“枫丹白璐”戏剧工作室的创始人。这次剧星,可谓是“枫丹白璐”的大丰收。赛后,《北大教学促进通讯》的记者缴蕊采访了“枫丹白璐”工作室的成员,请他们讲述他们在剧星中的创作和感受。

 

一、《早安,妈妈》:如何写出好剧本?

记者:《早安,妈妈》这个剧的剧本多次被评委盛赞为“大师之作”,看得出你花了很多心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这个剧本的?

璐:这个剧本其实已经磨了好几年。它起源于2011夏天我去重庆一个青少年戒毒所做社会调查,调查项目我后来没有继续跟踪,但这些戒毒青少年的文化心理引起了我的兴趣,想就此写一个剧本。刚开始我写了一个两万字左右的独幕剧,大概演两小时,但是剧星比赛显然没有提供那么大的容量。为了参加剧星初赛,我改成了一个9500字的三幕剧。

记者:那么其实和最后决赛的独幕剧还是差距很大的。

璐:对,开始的三幕剧场景都是在海边。第一幕是妈妈来戒毒所看儿子,两人吵崩了,妈妈受不了就决定再也不来看他了;第二幕是儿子把妈妈的名字从会客单上取消了,妈妈气愤地来质问,母子关系从之前下坠到最低点;第三幕是儿子跟室友自残式的打架,逼迫妈妈来看他。在儿子身体极端虚弱的时候,妈妈意识到了儿子成长过程中的自己的缺席,愿意改善关系,儿子也相信了妈妈的承诺,开始可以真正交流了。

我们开始人手极度不足,初赛是我自己导演的,甚至本来我自己还要来演妈妈这个角色。后来在初赛演妈妈的其实是开始要给我们做舞台监督的李烨,后来又找来范子矜演,我觉得她形象气质很适合这个角色。复赛时候又找来了去年冠军“间隔年”剧组的导演,艺术学院的硕士祖纪妍给我们做导演,里面有了一些她的想法。复赛时评委对我们的意见是节奏比较慢,母亲力度比较弱,对手戏不够激烈。于是当晚我们就决定把戏改成最初我创作的那个独幕剧,比较接近三一律的原则。把儿子犯毒瘾,母子吵架、沟通和可能的和解都放在一个夜晚。

    记者:你们三人在《早安,妈妈》当中有没有合作?

璐:他们给我提出了很多重要的意见。丹丹提出一点是,妈妈作为知识女性,事实上不只有女强人的一面,她在职场的遭遇的不公平和难处也应该写出来。女性学者需要十倍的力气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样就构成了母子二人生活中的耻辱和黑暗的内心世界的分享,达成一种理解的同情。于是就有了决赛版本中,这个高贵冷艳不接地气的妈妈唯一一次剖白了自己的脆弱。有的观众也表示特别喜欢这一段。

白:我其实是《早》这个戏的监制。主要是给他们推荐了演员和导演。演儿子的盛袁飞在北大很出名,是剧星多次的最佳男主角。我推荐他的时候,觉得他是北大为数不多能演出“邪性”的男演员。如果说盛袁飞有戏路的话,女主角范子矜就是一张白纸。我觉得她的表演很放松,就介绍给了璐。她在这个戏里进步很大。导演祖纪妍呢,我觉得她很聪明,对艺术的理解力很高。特别是在她导演的作品里对于绘画元素的使用,都非常出色。她一直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有自己的理想,也为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从这个戏的监制角度来说,我对他们是很满意的。

记者:《早》这个剧反响很大,有很多同学写了剧评。有的提到了俄狄浦斯情结、寻父焦虑等等,你怎么看待这种阐释?

璐:我不完全同意这里面有俄狄浦斯情结。当然,俄狄浦斯情结已经是人文学的常识,构建母子关系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带进去。但我不愿意只单纯从这方面来解释母子关系。寻父焦虑我觉得是有的,这个儿子对母亲最痛恨的一点是不贞洁。她在婚前的错误使儿子成为一个来到世上就不被祝福的人。所以他的堕落是在他的身世中包含的原罪。他一直想把自己生身父亲的问题搞清楚,也是人对于自己起源的普遍焦虑。

记者:我们也发现这次决赛四个剧,多少都关注了父子之间的紧张关系。有的是“无父的焦虑”,有的是“父权的压迫”,这是不是校园戏剧中一种明确的创作意识或者说症候?

白:这其实是我们这代人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跟一代独生子女的成长经验有关系的。我们之所以都关注了这个主题,可能说明我们都足够真诚地回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

璐:这跟作者的年龄、阅历也有关系。在我们来说,可能我们的“出生经验”大于“生活经验”,所以对自己的认识比较多。也许我们进入社会有阅历之后也会有新的思考。但这是跨出校园剧的最初的一步,就是去认识我们的父辈。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2)(缴蕊,欧阳月姣)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3)(缴蕊,欧阳月姣)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4)(缴蕊,欧阳月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