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历史的观察,现实的思考――读《大学之所以为大》(郭九苓)

guo  2014.01.06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042

教育与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相关,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给未来事业的发展、人生的幸福打下良好的基础。但不必讳言,现在的教育其实非常不尽如人意。教育体系和规模越来越庞大,从教者与受教者都“压力山大”,以至于疲于奔命,但教育的质量却呈下降趋势,以至于有“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这实在让教育管理者和广大老师惭愧。

中国的教育问题,百年以来,一直在探索之中,但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找到一条良性发展的道路。往往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其实中国近代以来并不缺乏洞察深远的教育家,也不缺乏学问道德都可为世间楷模的优秀教师。中国还有两千多年一脉相承的教育传统,孔子的教育思想仍然是立人、立学的真知灼见。古今中外优秀的教育思想、教学方法与模式,汇集于中国当代,仍然不能解决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根源在哪里?

我认为,教育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的教育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排除各种非教育因素的入侵。过去,教育受到太多政治的干扰,而今天,教育的方向又为经济利益所左右。教育实际上并不是真正为了人的教育,不是真正为了受教育者的教育,自然也就不能使受教育者在精神与智慧上都得到充分的训练。自上而下的教育改革与“管理”方式,必然会受到各种政治与经济因素的制约,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难题,需要学校的校长、老师、学生都理解什么是真正的教育,自觉遵循教与学的客观规律,充分发挥每一人的潜力,这样的教育才会生机勃勃、人才辈出。

教育是“人的试验”,犯错误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因此一个人必须有足够的识别力与判断力。张翼星教授的《大学之所以为大――高等教育纵横谈》,正是帮助大家思考教育、理解教育的一本好书。张翼星教授是老北大人,对中国高等教育的风风雨雨有切身的体会。本书最大的特点不是就事论事,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谈教育体制或教学思想、教学方法,而是以历史的眼光分析教育问题的来龙去脉,总结过去成功的经验与教育的历史遗产。“现实的问题要从历史中去寻找答案”,这是因为我们都处于现实之中,容易被现象所遮蔽,容易被各种暂时的潮流所裹胁,历史的眼光有助于我们抓住教育问题的本质。与其它学科不同,教育的一些原则与方法可以说是“亘古不变”的,一两千年前的教育经典对我们现在的教与学仍有重要的启示,而近代一些教育家,如蔡元培、胡适等人面临的局面与我们今天的问题更是有很多类似之处。

张翼星教授此书另一大特色是历史的经验与现实的观察相印证。张教授从事一线教学多年,退休后又是北大老教授教学调研组的负责人,长期在校园里听其他老师讲课,与学生交流,分析当前教学工作的特征与存在的问题,并指出解决的方法或提出建议。因为资料的详实、经验的丰富,以及思考的深入,书中的意见大都能化繁为简,抓住本质,非常具有建设性和可操作性。张教授总结的教育上的两个“不可分离”,大学之所以为大的四点含义,对“通识教育”的理解,校长个人风格对于大学的意义,对老师课堂教学的评判,对学生如何学习的建议等都不时显现出智慧的思想。为了避免转述时可能产生的误差,这里不再重复张教授的观点与论述,读者自己的阅读应该会有更清晰的体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