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一)

guo  2012.09.25   名师名课   Comments Off on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一) 总浏览数:2,936

摘要:从肖东发老师的话语中,我们能深切感受到他对北大、对学生、对教学工作由衷的热爱。肖老师的课程融会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对学生有极强的吸引力,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知识的熏陶与学术的训练。肖老师注重与学生交流、讨论,长期坚持举办学术沙龙,营造积极主动的学术氛围。另外,肖老师还特别强调学生实践与实习的作用,并与教学和研究结合到一起,让学生不但得到能力的锻炼,还能取得实质的学术成果。最后,肖老师还根据亲身体会以及国外访学经历,对北大教育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一、课堂教学:有声有色

记者:肖老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您的专业是编辑出版,但您对北大历史和北京传统文化很有研究,并出版了多部著述,还专门开设了课程。能谈谈您做研究和教学工作的思路吗?

肖老师:我热爱北大,也很喜欢北京。记得刚到北大不久,就听了侯仁之先生讲北京,讲北大,讲燕园的课,应该说侯先生对我影响很大。我1972年进北京大学读本科,1979年又考取了研究生,后来留校任教,在北大40年了,对北大有很深厚的感情。我编了好多关于北大的书,比如《风骨》、《风范》、《风物》、《风采》系列,我最近还写了《北大燕南园的大师们》,已经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眼下又策划我的学生们编写了一本北大校园文化的手册,《爱上北大的100个理由》也在北大出版社进入编辑出版流程。

我对北大老的图片、掌故、历史特别感兴趣,不仅我自己喜欢,我还带着杨虎、王逸鸣(编者注:肖老师的博士生)这些学生一起做这样的工作,他们也很喜欢。我们也多次到侯仁之先生家拜访,聆听侯先生教导。我们院徐泓老师的父亲是数学家徐献瑜,刚刚故去,享年100岁。他90多岁的时候我们也去采访过。我在20年前,1993年初做过口述北大历史的课题,共采访了30多位老先生。

除了写北大讲北大,我还很喜欢研究北京这座城市。为什么要开“北京风物与传统文化”这门课呢?因为我觉得北京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切入口,其中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从北京的建筑、园林、民俗、老字号,到博物馆调研、文献记载,样样皆学问。这不是编辑出版或新闻传播的专业课,而是一门全校性文化选修课。我觉得学术研究、人才培养都要有人文意识,不能只盯着专业技术,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文化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我以北京为依托谈文化,都是大家身边的、有亲身感受或可以直接接触到的事物,效果很好。同学们其实对传统文化很感兴趣,听课积极性很高,作业也都完成得挺好。这门课开了七、八年了,2004到2006年的时候只在暑假开课,一开始大概是百十号人。2008年限定的选课人数是180人,但有两千多人有选课意向。现在都限制在200人内,总有站着旁听的。主要是我怕班太大了,自己辛苦不说,也影响教学效果。

这门课的一个特色就是注重实地调研与亲身体验,因为就在北京范围之内。期中让同学们走出去,到胡同、各文化景点、园林、建筑中去实地采访,了解其文化与历史传承。作业有三个层次:第一层就是描述景观,包括位置和建筑特色;第二层是透过这些外在的景观洞察其文化底蕴,比如故宫,每个建筑都遵循《易经》的原理,特别是细节上的体现需要同学们自己去挖掘;第三层是抒发感悟,就像我对“一塔湖图”的感悟:塔是阳,湖是阴;塔是思想自由,湖是兼容并包;塔是科学求真,湖是民主多元——对很多景观都可以有这样的体会感悟。

记者:您的另一门全校通选课是“中国图书出版史”,听名字专业性很强,但也很受同学欢迎。这门课的教学您是如何设计的?

肖老师:课程名称有点儿窄,但一讲起来就宽了。课程内容会围绕图书讲中国文化,从最早的简牍、甲骨文、帛书一直到现在的电子书,形式的变化反映的是文化与社会的发展。甲骨文就可以展开讲,然后是侯马盟书、敦煌遗书,一直到永乐大典、四库全书,都会涉及到。我课上会要求大家选任何一个时间点或出版物来探讨历史规律。任何一本书,任何一个书铺、出版社,任何一个出版的事件,都会牵涉到多重历史原因,同时这本书、这个出版人,又会对社会有多方面的影响和作用。我经常爱举的例子就是“熹平石经”。为什么古人把经文刻在石头上呢?因为有今古文之争的大背景,又因为有人私下里贿赂兰台令史——就是当时的国家图书馆馆长修改经文,以合私意,有把竹简篡改的先例,所以后来人们就把重要的儒家经典刻在石头上,以防止篡改。这件事的影响起码有以下五点:一是平息了当时的纷争;二是确立了第一步儒家经典的官定本;三是典型的编辑出版活动,只不过不是主体复制,而是每日千余人来太学门前观视摹写,客体下载,抄写传播经典;四是开大部头石刻经典的先河,从汉代起,又有六部儒家石经;五是后来为了复制石上文字,南北朝有了捶塌技术,为隋唐雕版印刷术的产生打下基础。这就是出版与社会的互动关系。

记者:这门课会有学术上的训练吗?

肖老师:通过这门课让学生学习、掌握一些必要的研究手段与规范,是我的教学目的之一。有一次我出的一个期末考试题就是:通过这课,你学到了哪些研究方法。比如说坚持唯物史观,就是有多少材料说多少话,注重实地调查得到的一手资料。像1982年我写硕士论文,亲自到福建建阳调研,查地方志和家谱,编知见录。2004年我要讲雕版印刷,我就提前到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金陵刻经处、北京故宫去参观调研,观摩了很多雕版印刷物,然后在课上讲这些雕版的数字、质量、破损情况,就非常有信心和底气,也很有说服力。所以我也要求同学们尽量多出去走走,进行实地调查。

我还喜欢“比较”的方法,特别是中西方比较,这也是很有意思的。1772年,法国的狄德罗等编出了《法国大百科全书》,也就在这一年,乾隆下令开始编中国的《四库全书》,这是世界上几乎同时代的两部大书。法国的那部书是反封建、反君主的,并有科学与思想启蒙的目的;而我们的书却是寓禁于征,要禁锢思想,搞文化专制。当时有人把《康熙字典》里的错误挑出来,结果被杀头。为什么呢?因为康熙是乾隆的爷爷,明明是错的也不许挑。这样大搞文字狱,中国由盛而衰,乾隆盛世中其实已经有了将要落后的预兆。法国当时的GDP不能跟我们比,但是它注定会崛起,因为它已经为后来的资产阶级大革命奠定了基础。再举一个例子:印刷术传入欧洲后,经过改进,在欧洲马上就成了第二大产业,除了经典著作外,还广泛地用于印各种小册子,宣传品等等。欧洲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一直到工业革命,印刷术起到的推动作用不可低估。大家都知道印刷术在中国出现得很早,为什么在中国就没有起那么大的社会作用呢?因为用途不一样,印刷术在中国主要用于印刷四书五经,是为科举考试和封建统治服务的,也就不可能成为社会变革的推动力量。

还有一个方法是归纳法。例如唐代有很多印刷品的文献和实物,其中在长江上游、成都出土最多,这样就可以归纳出刻书的地区分布:剑南两川——四川的成都府和成都县是最早发现刻书的所在,这其中有多种原因——天府之国物产丰富、盛产竹木,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而且它还当过两次临时首都,唐玄宗、唐僖宗都跑到四川。另外刻书又不仅仅局限在长江上游,在“淮南道”、“江右”,也就是现在的江西,“扬越”,就是现在的长江下游扬州、越州都可以找到古籍记载,你把文献提到的地方拢在一起,图就画出来了。继而我们再问,古人都刻了什么书?早期印刷品最多的是佛经、历书和诗文集、《白氏长庆集》、《元氏长庆集》等等回答了这个问题,《柳氏家训序》还说了刻书的类型,比如阴阳、杂说、占梦、相宅、九宫、五纬、字书、小学等。“率雕版印纸”——质量不太好,“浸染不可尽晓”——看不清楚。至于刻书的数量,那是“八百纸”、“数千卷”,“其印历已满天下”。品种方面,历书多,佛教的经和图也多,例如《金刚经》、《陀罗尼经》、《妙法莲华经》,民间的杂书更多。印刷品上有“卞家印卖”“李家”“过家”“大刁家”“樊赏家”字样,由此我们推断出,刻印者主要是两类人,一个是佛教徒、寺院,另一个是民间,人们生活需要印历书、杂书。唐代印刷品没有正经、正史,我们可以得出印刷术起源于民间的结论。这是归纳法。还有分析法、假设法、纵横有序的列表法等。

把这些研究方法综合在一起,就是我的教学重点。我不要同学只是背“什么叫石鼓文”、“最早的石刻文字是什么”之类的知识点,这些知识记住了也不能帮你解决任何问题。图书发展史是一条线索,重点是通过学习,要在研究方法上有很多收获。任何一个事件,都要上贯下联,分析它的时代背景和影响。根据这样的思路下来,历史就活了,就不仅仅是一堆史料集,而是一部有机的、有动力的、鲜活的发展史。学生既要对图书的社会作用、文化传承有全面的认识,也要知道研究规律,掌握研究方法。

记者:您还讲授“信息检索与利用”,能介绍一下这门课的情况吗?

肖老师:这是新闻传播学院全体新生入学后第一学期的一门必修课,但我认为所有院系对所有学生都应该开设这类课程。“信息检索”是信息社会每个人的必备能力。信息检索不只是能上网、会搜索百度、谷歌这么简单,它的范围既包含传统的工具书,字典、词典、年鉴、手册、百科全书、历表、年表、地图、图谱、书目、索引、文摘等等这些庞大的检索工具群,还有现代的网络化工具,像互动百科、维基百科、各种数据库、中国知网等。学习信息检索,同时也是培养学术规范,所以我觉得这样一门课在全校都应该推广。

这门课的内容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枯燥。在调动同学们的学习热情方面,我也有一些具体的方针策略。比如,利用在检索课上的所学,让同学们查查自己的姓氏起源于何时何地?家族发展历史是什么?这样他们就有兴趣了。这方面还有个有趣的例子:有个记者曾经去采访著名的京剧演员关肃霜,一开始关有些厌烦,不愿意讲。这个记者事先做了一些功课,查了被访者的家族姓氏起源等等,先就这个话题跟她闲聊,结果关肃霜非常感兴趣,采访气氛就很融洽了,谈了很多与别人不爱讲的经历。

 课程最后我会要求学生自己建立一个本专业的数据库,常用工具书目录。碰到一个问题,如何用最简单,也最符合要求的方式解决。这既可以训练实际操作能力,又非常有实用价值。各种数据库、工具书太多了,经过分类整理,就可以在以后的工作、研究中发挥作用,节省大量的时间。

 

记者:您所讲授的课程,考试一般是什么形式?

肖老师:我不喜欢闭卷考试,即使非要闭卷,也一般不考填空、问答、名词解释等。我想通过考试理清他们大的思路,展示他们运用知识的能力。比如出版史的课,我有时会让他们列出民国时期(1912年到1949年)或新中国60年出版事业的图表,包括时代背景、政府机构、管理,从官到私到民,出版业的规模、数量,出版业的代表作,版刻的特点,著名的书店、出版社、出版人,一直到社会影响。从社会背景到社会影响,横着至少有10个左右的栏目。这个表列出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出版史,从10个方面来分析一个时代,而不是许多孤立的事件。还有时出些中外比较的题目,比如信息检索考百度百科、维基百科和互动百科的比较。结合平时的作业,找不到现成的标准答案,鼓励自由发挥。

记者:一般开卷考试是全班都做一道题,还是每个人都不一样?

肖老师:题目是大集中小分散:大的题目是一个,但是每个人分到的出版家或出版物不一样。研究方法、事例会有差别,分配题目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种开卷考试得答出点个性来,最好每个人都有亲身总结的东西。如果真有收获、真有体会,就能看出来的,也就不难区分高低了。另外,课堂和网上的发言,也作为很重要的参考分。要是学生做了一个很像样的课堂发言,最后往往就能得到85分以上的优等成绩。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二)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三)

 

Comments are closed.